花瓣资源

整理比较全面丰富的资源

男老师提水桶给女学生卸妆:被56万人反对,他真的做错了吗?

xumeng0032020-11-167

这是  的第 163推送


前两天教师节,微博上曝出这么一则新闻。


说一位男老师站在学校门口,提着水桶和抹布给进学校的女生一个挨着一个抹脸卸妆。


男老师一边抹,嘴里一边还说着“学生就要有学生的样子”。



互联网被瞬间引爆。


网友们在微博下方义愤填膺,张口就是尊重,闭口就是“人权”。



有的甚至连“涉嫌猥亵”的大帽子都扣下来了。



这架势,分分钟把老师生吞活剥了。



一时间,好像所有人都在为学生们申诉“爱美权”。


这些喊得热闹的网友,一看就没有孩子。


微博新闻客户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还搞了个投票。截止我发稿,有85万人参加,其中有66.9%的投票者认为这种行为“不合理”,人数高达56.8万。



新浪的数据一向很水,但投票还是可信的。


在教师节这个时间点“被曝光”这样的内容,不难想象这位男老师要承受多大的社会舆论压力。


我甚至可以猜到,这位男老师会在校园里被带妆上学的学生们拿着手机质问:这么多人支持我们,你凭什么管我们?


当众用毛巾给女学生“卸妆”,这位男老师真的做错了吗?他的行为真的不合理吗?


如你所见,在投票时我选择的是“合理”。


大家都知道郭德纲的那句名言,不明白任何情况就劝人大度,一定天打雷劈。



这句名言后来被简化成“劝人大度遭雷劈”的金句,在网上传播厉害。殊不知这句话之所以有道理,正是因为前半句:“不明白任何情况就劝人大度”。


同样的道理,放在这位提水桶给女学生卸妆的老师身上也一样。网友对男老师的讨伐,就是一场大型“何不食肉糜”现场。


当时在看视频的时候我就纳闷,怎么这些学生年纪这么小,怎么这个学校背后还这么高一座山?


果不其然,第二天该校详细信息曝光。这所学校位于贵州黔东南三穗县,光是听名字你就能知道,这不是一个国际大都市。


该校老师介绍,该学校的学生绝大部分都是留守儿童。


最关键的是,她们都还只是初中生。


接到记者电话的老师说,因为长期缺乏家长引导,该校学生的审美观“有点偏激”。


这种“偏激”显然不是网友们臆想中的“为了爱美化淡妆”,而是浓妆。视频拍摄的不是很清楚,但举着手机拍摄的老师指着一位女生喊道:


你看这眼影,都是红色的。


十一二岁的学生群体模仿能力很强,有一个就有两个,有两个就有一群。一个学生带动一群学生,浓妆开始在该校泛滥。


学校不是没想办法,老师们屡次禁止无果,才出此下策。


所以网友脑子里「柔弱女学生被校方欺压」的剧本,基本可以断定是不存在的,反倒是学生屡教不改,老师被逼无奈。


现在当个老师风险多高,谁没事敢往学生脸上招呼?


别说初中女生化浓妆是“爱美”,十二三岁的小姑娘脸都没长开,在眉清目秀的年纪浓妆艳抹的难道理所应当?


这还没考虑到化妆本身就是一项高难度技能,十二三岁的小女生有能力把自己化的“美”?


你去问问苦学化妆4年的女大学生们,看看有几个敢说自己“会化妆”?


再说审美。


现在移动互联网如此发达,偏远山区在封闭的同时又开放,年轻学生们对“美”的概念不会来源于美学教育,而来源于短视频、直播平台。


短视频平台、直播平台上的“美女”都是些什么妖魔鬼怪,相信大家也心里有数。


不考虑政治正确,我们从实际出发讨论这些年轻人的生活现状和未来,会得到一个非常残酷的结论。留守儿童,经济欠发达地区,光是这两个因素叠加在一起你就能推断出这所学校的升学率。


2018年,整个三穗县有2404人参加中考,最终只有1304人进入高中,录取率不到55%。


而高考更加残酷,2018年三穗县有1402人参加高考,本科总录取为835人,升学率不到60%。


换句话说,层层筛选下来,这些出现在镜头里的羞涩学生们只有很少一部分有机会接受本科教育。都9102年了,相信各位也不需要我再对“读书无用论”进行驳斥,才明白教育的重要性。


教育从来都是一场资源争夺战。


学校的老师比谁都清楚,这些学生们的命运早就注定,想要反抗命运靠化妆可做不到。


所以,他们的责任就是将这些学生安安稳稳送出学校,竭尽所能让他们的学生“不要变坏”。


别急着给我扣大帽子,我不是说学生化妆就会变坏。大城市的精英女性们把化妆定义为“取悦自己”,但你设身处地想想,十一二岁的留守儿童,化妆会带来什么后果?


小混混会为了争夺“班花”而大打出手,最“好看”的女学生身边永远会围绕着几个小混混上演狗血戏码。


你再展望展望这些女生们的未来。


你看到的是什么?


我看到的是未成年早孕,是流产,是辍学,是暴力和校园霸凌。


所以,老师的做法看起来粗暴“不人道”,却有奇效。小女生们都知道了在学校化浓妆会被老师用毛巾抹脸,会在众人面前丢面子。老师的说教或许没有作用,但为了面子,她们多少能收敛一些。


千万不要低估老师在这种教育环境里的重要性。你觉得留守儿童们年迈的爷爷奶奶能够镇得住他们?


老师越严厉,学生们越“畏惧”,他们今后的路才能稍微平坦一些。


但是这位老师的做法是否有优化的余地?


当然有,微博精英们能给你找出一万种替代办法。如果换做是我,我或许也会采取更加温和卫生的办法教育这些女学生。


但对此我只有一个问题:作为“社会精英”,你愿意去这种学校任教吗?


你愿意在贵州黔东南三穗县扎根任教20年吗?


你愿意天天面对这些难以管教的青春期少男少女?愿意天天和他们斗智斗勇?


U can U up, no can no bb.


再想想,在这种舆论环境下讨伐老师,对这些学生有什么好处?


就拿这位男老师来说,如果学校无法顶住舆论压力要“处理”这位老师,这群学生今后的命运才格外值得同情。没人再会想去约束他们,老师们完全可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早恋早孕找家长,校园霸凌找警察,化妆约会看不见....这样的学校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学校?


对他们而言,有管教才是幸运的,无人约束才是不幸。


菲茨杰拉德在《了不起的盖茨比》里写到:


每当你想要批评别人时,你要记住,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并不是个个都有过你拥有的那些优越条件。


一直到今年4月,贵州政府才批准三穗县“摘掉”贫困县的帽子。而微博上在大城市长大的网友们,却拿北上广深的标准要求一个刚刚脱贫的小县城。


他们举例说,老师应该准备湿巾、卸妆水和化妆棉,应该培养孩子们的“自觉性”,应该如何如何...


何其可笑?


而这一轮针对男老师的讨伐,其实也来源于80后,90后这两代人对老师的误解,甚至仇视。


每个人都能说出自己念书时的奇葩老师的奇葩事。在老一辈教师队伍里,也一定存在喜欢体罚,个人素质偏低的老师。


但害群之马终究是少数。我们不能因为自己儿时的一点“不愉快”经历,就对整个教师群体抱有成见。


起码在这件事上,我认为这位被56万人反对的男老师,一点都没错。


而多年以后,那些满脸脂粉,被老师强行抹脸的女学生们,也一定会庆幸自己当年尚有严师管教,才没有一步错,步步错地走向深渊。


 |  |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24117.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