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瓣资源

整理比较全面丰富的资源

14岁女孩之死:办公室小野到底该不该负责?

xumeng0032020-11-166

这是  的第 162推送



被质疑近一周后,办公室小野终究还是回应了。


8月22日,两名小女生在家模仿“用易拉罐做爆米花”短视频时,酒精意外燃烧,其中一名女孩皮肤严重烧伤,烧伤面积高达95%。


在医院治疗了半个月,最糟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小女生不治身亡,去世时还不到14岁。



事件曝光后,汹涌的民意直指视频制作者:办公室小野。



办公室小野是2017年左右爆红的短视频自媒体,该团队通过一则“饮水机煮火锅”视频一战成名,之后一发不可收拾。


到2019年,办公室小野已经站在短视频行业的巅峰,不同于papi酱这种靠语言风格取胜的创作者,办公室小野靠的是所谓“美食创意”。


这就导致了他们墙内墙外两开花,根据媒体统计,办公室小野在youtube单一个月就能营收450万人民币。



这还没算该团队在国内的广告收益。早在2017年,办公室小野的广告报价就高达50万。



往少了说,这都是一年好几个亿的生意。


所以我也能理解,为什么该团队在如此耸人听闻的负面下还能强撑,先把广告发了再说。



本身就是搞自媒体的,自己做自己的公关,可不得小心点。


但冷处理并没有带来非常好的效果,反倒是触了霉头。狂怒的网友很快在微博占领舆论高地,开始了对办公室小野的“网络暴力”。


说是“暴力”,其实是想要办公室小野的回应。


这就有了今天办公室小野充满求生欲的回应:“绝对不是模仿我”。


好一个绝对。


事件的经过非常简单,两个女孩在家看视频,看过之后发现自家就有两斤的纯度高达90%的工业酒精,随后二人便开始动手模仿。


在制作过程中,女孩做了一个致命操作在火未灭的情况下,直接添加酒精。这个操作直接导致那两斤工业酒精爆燃,其中一位女孩被严重烧伤,另一位则跑出室外呼救。


听完整个过程,想必你也会和我产生同样的疑问:为什么普通人家里要屯这么多工业酒精?为什么女孩可以轻易获取这些危险物品?家长是否有教育孩子,酒精是非常危险的,不能轻易触碰?


如果要对这一事件追责,作为监护人的家长,一定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但就真的与小野一点关系都没有吗?


不仅有关系,而且关系不小。


先说办公室小野的“绝对不是模仿我”。另一位轻伤女孩在接受采访时,指名道姓的说,是看了办公室小野的抖音视频,才想要做爆米花。


这不是模仿是什么?

虽然这则抖音视频已经被删除,但网友们还是想办法找到了原片。整个视频严重违反安全条例,在堆满杂物的办公环境使用酒精灯这种危险设备,在办公室环境使用明火...


作为一个大学在实验室呆了四年的化学狗,办公室小野的大部分“食品制作”流程在我看来,就是彻底的作死。


酒精灯烧易拉罐还算是办公室小野相对比较安全的操作,什么改装电器,短路生火,室内烧炭等等一系列骚操作,怎么看怎么危险。


诚然,这都是所谓“视频创意”,但就办公室小野的视频中体现操作环境来看,这些操作不仅危险,而且违规。一旦发生火灾,不仅是视频拍摄者遭殃,整栋办公楼的人都将处于危险中。


成年人看到办公室小野荒诞的视频,当然能一笑而过,知道这种视频只是图一乐,不能当真。


但孩子就不一样了。


办公室小野的视频内容都是“一步一步”呈现,看起来简单,非常类似教程。


更要命的是,视频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请勿模仿”的安全警告。


这也许就是女孩们毫无顾忌,动手模仿的诱因之一。


对于这点,办公室小野也就轻避重的为自己开脱。他们的理由是:当时没啥粉丝,也完全没有意识到视频中的安全隐患。


他们甚至举例说明:在2017年5月,他们的视频就有了“明确的安全提示”。



恕我直言,这种洗白方法非常不要脸。


退一万步说,在没啥粉丝的时候,安全提示做的不到位且没有严重后果的情况下情有可原。


但在你意识到自己的视频有安全隐患时,为什么不把之前的视频下架,打上安全提示,重新上架?


这种操作很难吗?不需要重新拍摄,不需要重新剪辑,只需要打上几个字,插入一个片头就行。


就算是对视频完全不懂的小白,五分钟都能学会,一天都能给你做30个。


明知道自己的视频有严重安全隐患,而且在完全可以补救的情况下置之不理,出问题了才想起了为自己开脱。


“不知者无罪”的说法,不攻自破。


在办公室小野的回应发布后,微博舆论突然转向。似乎所有人都认为,这一切与办公室小野无关。他们开始举例子,说是不是以后动画片,动作电影都不能播了?



还有一个看起来非常有道理的吐槽:吃饭噎死了难道还要怪袁隆平?



甚至有恶毒者说这是女孩的“自己作死”...



这些言论都要给我气笑了。


动画和电影都是幻想作品,没有“指导”意向。把这二者和办公室小野有明显教程取向的短视频放在一起讨论,是明显的偷换概念。


至于“吃饭噎死了怪袁隆平”这样的言论,完全就是无理取闹。这就好像再说学人走路被车撞,看做菜教程切到手指,然后怪罪被模仿者一样。


这种几乎没有危险的日常行为,和危险系数极高的“酒精灯易拉罐做爆米花”能相提并论吗?又是看起来有道理的偷换概念。


至于说“作死”的,我只能祝福你全家安康,永远无灾无痛没有意外。借用鲁迅先生的话来说就是:


北京的羊肉铺前常有几个人张着嘴看剥羊,仿佛颇愉快,人的牺牲能给与他们的益处,也不过如此。


说回事件本身,不幸去世的小女生和她的家庭值得同情,她的监护人要负主要责任,我认为这应该是不需要讨论的共识。


在女孩父亲的自述中,他明确提到,是女儿自己操作不当,他很清楚这点。



但视频上传者,和作为监管方的短视频平台就能说自己完全没有责任吗?


都说“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一个站在行业顶端的视频制作团队,不仅没有做到最基本的安全预警,在能补救的情况下视而不见,反而在恶性事件发生后极力推脱,微博舆论迅速呈现一边倒趋势...


这背后到底有什么操作我不得而知,也不敢妄加揣测。我只能写一条公开信息:


在办公室小野这个项目爆红后,该团队只拿到了一笔投资,金主正是新浪微博基金。



我能说的到此为止。


办公室小野到底该不该负责?


公道不仅在人心,也在法律。相信法律会给大众一个合理的解释。


只可惜,一切的马后炮,都换不回那位14岁小姑娘的生命。


如果有“请勿模仿”那四个字,是不是这一切都能够避免?


可惜没如果。


 |  |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24116.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