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瓣资源

整理比较全面丰富的资源

杀妻骗保的渣男翻供:比太阳更不可直视的,是人心

xumeng0032020-11-164


这是  的第 160推送


有句老话说得好:计划跟不上变化。


按照张轶凡的计划,这时候他应该已经坐拥千万保险赔偿,沉迷在花天酒地里,再也不用面对妻子、家庭和责任。


但现实却不尽他意,就在昨天,张轶凡站在被告席上接受最后的审判。他推翻之前一切口供,否认自己杀妻,否认警方所有的视频、图片证据。


按照泰国检方的计划,张轶凡现在已经死了。


这个人渣的犯罪事实确凿,甚至在警局已经认罪,所有证据都指向他用残忍的方式,杀害自己的妻子,且有严重骗保嫌疑。


本以为他会安心接受死刑,为自己的罪恶赎罪,没想到临了,他还是用上了律师教给他的诡辩招数,在法庭上胡搅蛮缠。


原本幸福的小洁一家,被这位渣男的贪念搅和的支离破碎。第六次开庭时,小洁母亲作为证人,从证人席上回到旁听席后情绪崩溃,她瘫坐在地上,不断质问张轶凡。


你为什么要杀死我的女儿?你为什么要毁掉小洁一生的幸福?


这时候,张轶凡才做出了最像人类的行为,他忽然跪地,大叫一声“妈”,随后被法警带了下去。


但别忘了,就算鳄鱼也会流眼泪。




1


小洁和张轶凡本是一对幸福的夫妻。两人通过相亲认识,第一次相亲并没有看对眼,没过多久,两人通过不知情的同事介绍, 再次见面。


两次见面,让两人的关系平添一种宿命感,小洁觉得两人有缘。


从世俗的角度考量,无论是颜值还是前途,张轶凡都配不上小洁。用古老的谚语来描述两人的关系,就是鲜花插在牛粪上。


但两人还是于2016年结婚,2017年2月就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抛开个人素质,二人的家室称得上“门当户对”,小洁家里经商,在天津本地开一家不小的海鲜酒店,张轶凡父亲则是天津某事业单位领导。两家在天津都有多套房产,算是名副其的中产阶级。


两人的婚姻几乎是两边长辈一手包办,女方小洁家出了80万嫁妆,男方张轶凡家出了一套天津海河边的婚房。


换句话说,就算两个年轻人双双失业且不想工作,靠着家产都足够过上滋润的生活。


在外人看来,小家庭的生活非常幸福。种种迹象表明,小洁一定是爱自己丈夫的。


结婚前,张轶凡有一次发脾气,将手机和车挡风玻璃都砸了。这种火爆脾气在任何人看来都是不可信赖的,同学劝小洁“再考虑考虑”,小洁却非但没有怪罪张轶凡,还自己做检讨。


婚后,两人很快有了孩子,小洁对孩子非常上心,月嫂走后,她事必躬亲,相较之下,父亲张轶凡却总是很被动。


但是,两人表面上的幸福生活还是瞒过了两方老人。一直到小洁被害,两方老人才得以看清楚张轶凡的真面目。


(小两口合影)


2


去年10月,张轶凡夫妇突然说要带着孩子去普吉岛散心,两方老人都有顾虑:孩子还不到两岁,出国旅行是不是不太安全。


但等老人再询问时,才知道两人已经订好行程,目标普吉岛。


小洁父母无奈,只能叮嘱他们要看好孩子,安全回来。出发前一天,小洁父母还给他们塞了一万元当做旅行基金,还说:好好玩,不用带东西回来。


一家三口于10月27日出发,这本该是一场普通的旅程,但善良的小洁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性命早就在枕边人的盘算之中。


10月30日,张轶凡突然给国内家人打电话,说小洁在酒店的游泳池溺亡。


小洁家人努力消化着这个惊天噩耗,但他们很轻易就发现了疑点。电话里,小洁父亲问道:小洁身上有没有外伤。


张轶凡沉默近一分钟,才回答:没有外伤。


这就更加蹊跷了。


小洁不仅会游泳,而水性不错。依照小洁家人对小洁的了解,一个酒店配套的泳池,怎么可能让小洁溺亡?


更让人不解的是,在电话里,张轶凡说小洁是独自一人去房间外的泳池游泳。而小洁对孩子非常重视,几乎寸步不离,她不可能将孩子留在卧室不管,自己跑到泳池游泳。


最大的疑点是,在张轶凡打电话回家时,距离小洁“溺亡”已经过了整整一天时间。


人命关天,这么严重的事情,为什么拖了一天才打电话?


按说,张轶凡和小洁结婚以来,在双方老人眼里都是“相亲相爱的小两口”,两人还有22个月大的小女儿,小洁父母怎么也怀疑不到女婿身上。


但光凭电话里就能推断出这么多疑点,小洁家人们心里已经有了考量。


张轶凡10月31日凌晨带着女儿回国,当天晚上,小洁父母在5名亲友陪同下,加上张轶凡重返泰国。


等一行人在普吉岛安顿下来后,张轶凡突然走进小洁父母房间下跪,将房门反锁,向岳父母坦白自己打了妻子,但却没有杀害妻子,他打算把孩子推给岳父母带,他给小洁买了1700万的保险,让岳父母拿着钱,抚养孩子。


小洁的父母怎么可能接受?


屋内动静很大,亲友们很快发现不对,他们在门外听到小洁母亲撕心裂肺的哭喊:


没有用!没有用!多少钱也换不来我的孩子!


事实上,渣男张轶凡到这一步都没有说实话,妻子的死根本不是“意外”,就是他亲手杀死的,他买的保险也不止1700万而是3000多万!


小洁的死有多处疑点,屋内的泳池最深才1.45米小洁身高1.6米,就算不通水性,也不可能轻易溺亡,更何况小洁是会游泳的。


一行人抵达普吉岛已是凌晨,第二天一早,他们前往小洁所在的医院,看到遗体后,小洁家人疑虑更深。


小洁颈部有明显的大片淤痕,身上有多处伤口,还有多个手指指甲折断。


随行亲友中,有一早就怀疑张轶凡的小洁三叔。亲友来泰国,也是以“告酒店索赔”为借口,不想打草惊蛇。从医院出来后,三叔说要去警局报案,让酒店赔偿,张轶凡同意了。


可是张轶凡没想到的是,小洁一家人从来没想过什么赔偿,也根本看不上他口中1700万的保险。


张轶凡被诈入警局后,就再也没能出来。


警车审了几个小时,就在那天傍晚,泰国警察得到了张轶凡的认罪


在审讯室,小洁父亲质问张轶凡:为什么要杀小洁?张轶凡回答道:不想过了。


不想过了就离婚,为什么要杀死小洁?


面对小洁母亲的哭喊,张轶凡默不作声。



3


痛失爱女的小洁父母家人开始调查,他们不理解,为什么看起来幸福美满的婚姻,会有这样的结果?


平日里,张轶凡看起来人还挺好,他在银行工作,平时和女儿一起上下班,也不怎么出门。


但事后他们找到了张轶凡的同事才知道,原来张轶凡婚后不久就辞职,距今已有两年多了。


婚后,两人手上不仅有80w嫁妆,还有一套婚房。2018年3月,张轶凡突然提出要和小洁假离婚,说要用名额来买学区房。


为此,张轶凡家里掏了100万,小洁父母也出了60万,以160万的全款把这套房子拿了下来。但案发后查银行记录,家人们发现张轶凡身上居然背了60多万的贷款。


换句话说,这其中有60多万元现金,不知去向。


再说收入,张轶凡在辞掉工作后,除了无收入状态。但他又以自己在银行工作,懂得理财的借口,掌管家中经济大权。小洁每个月基本工资都有5000多,但几乎全部用来维持家用,每个月都所剩无几。


小洁家人们一查张轶凡和小洁的经济情况,发现两张银行卡加起来只剩50元。


80万嫁妆和60多万的房款,两年多时间,近150万不见踪影。


而这次普吉岛之旅,两人还刷光了小洁的信用卡。


去年10月,也就是案发前不久,张轶凡声称自己去北京学习,但实际上去的是福州,他租的高价车,住的希尔顿豪华酒店,买了1000多块的化妆品,还买了一只LV包。


从福州回来之后,张轶凡就去保险公司给妻子投保十余份保单,保险金额高达3000多万。


而且,这3000多万元的保险很可能是在小洁不知情的情况下办理的。因为保单上小洁的签名,很轻易就能看出是被伪造的。


这哪里是个老实巴交的丈夫,这分明就是杀妻骗保的恶魔!


这就牵涉到本案最大的疑点,明明是中产富裕之家,手上可支配财富高达百万,张轶凡到底把钱花到哪里去了?


在张轶凡的电脑上,小洁的表哥发现了共计158G的色情视频,还发现了他曾经在线上购买过色情服务,电脑里甚至还存着一些裸聊截图。


这还只是张轶凡消费的很小一部分,根据消费记录,张轶凡消费的大头,全支付给了某直播平台。从去年7月开始,张轶凡在该直播平台上的花销,从两三百暴涨到了单次过万。


在第五个庭审日,张轶凡在直播里花的钱水落石出。根据天津警方的调查,张轶凡对一位福州网红主播进行了高额打赏,在短短两个月不到的时间里,他就打赏了约30万。


张轶凡不仅通过平台打赏,还给该主播进行多次现金转账,最高数额高达8888元...


在线下,张轶凡不过是个啃老啃妻的无业游民,而在线上,他化身为“离异金融界精英”,对主播展开追求,并且多次提出见面。张轶凡的福州之旅,就是去见女主播的。


讽刺的是,张轶凡一直“追求”,女主播却一直回避。张轶凡谎称给女主播寄水果,其实寄的是那只LV包。女主播非但没有同意见面,反而LV包原路退回。


线上线下,两张脸皮。


后来,张轶凡的“追求”变成了不分白天黑夜的骚扰,女主播不胜其烦,主动疏远了张轶凡。


小洁的尸检报告也让人毛骨悚然,她受的伤和痛苦,远比看起来的严重。


她全身多处外伤,肋骨处有大片淤青,第五根肋骨骨折,多个手指指甲被折断,眼膜出血,头皮也有好几处淤青,内脏出血,肝脏有淤青并撕断,脾肾两边都有瘀血。直接死亡原因是溺水。


根据泰国警方还原,真实的案发过程根本不是张轶凡所说的“妻子不小心溺亡”,而是妻子被他毒打后,被扔进泳池才溺亡的。


(事发泳池)


4


泰国警方以蓄意谋杀,残忍伤害他人致死将张轶凡告上法庭。检方和小洁家人的目标一致,希望张轶凡能被判“死刑”。


但在法庭上,张轶凡却毫无悔改之色,他想的只是用狡猾手段为自己脱罪,他知道,泰国现在已经极少判死刑。


第四个庭审日,小洁的代理律师张轶凡问:为什么对妻子如此残忍。


张轶凡回答:你不配做律师,律师则说:你不配做人。


昨天,长达九天、间隔耗时两个月的庭审终于告一段落,最终结果将在11月8日进行宣判。


东野圭吾在《白夜行》里留下一句话,说世界上有两样东西不可直视,一个是太阳,另一个是人心。


张轶凡的用心险恶,带走的不仅仅是他妻子的生命,还有三个家庭的幸福。最受影响的,是那个不满两岁孩子的未来。


(小洁和孩子的合影)


孩子原本活泼开朗,但事发后却像变了一个人。她不敢一个人睡觉,害怕大声响。每当问及“普吉岛”三个字,她都说不好。


为什么不好?


“因为爸爸打妈妈”


小洁的父母说,孩子可能目睹了那一夜的那一切。


 |  |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24114.html

溺亡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