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瓣资源

整理比较全面丰富的资源

两个耳光和“不方便透露”:嚣张的保时捷女车主,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xumeng0032020-11-162

这是  的第 147推送

1


7月30日的重庆街头,车辆拥挤。一辆红色保时捷突然起意,在斑马线调头,另一辆黑色奇瑞规规矩矩的走着自己的车道,并没有给保时捷让路。



但凡考过驾照的驾驶员,都知道不能在斑马线掉头,这种违规操作不仅危险,还是要吃罚单的。


片刻后,红色保时捷上下来一位头戴礼帽,脚踩15厘米高跟鞋的女子,她非但没有自觉理亏,还把车停在斑马线上,径直冲向奇瑞车主。


帽子姐来势汹汹,她的理论方式并不是友好协商,而是直接用手指戳着奇瑞男车主的脑袋,破口大骂。


奇瑞车上坐着一对夫妻,开车的丈夫无奈,只好下车和帽子姐理论。说是理论,不如说是帽子姐对奇瑞车主的单方面辱骂,她先是骂人家穿的差,然后说人家开的是“叫花车子”。



不得不说,男车主还是保持了极大程度的克制。帽子姐咄咄逼人,一直往前,而男车主不断后撤,并不想惹是生非。



谁知道,帽子姐不仅无理不饶人,说着说着就是一个耳光扇到男车主脸上。看着架势,估计也不是第一次这么扇人耳光了。


好在男车主反应迅速,反手就是一巴掌糊脸,扇的帽子姐一个踉跄,帽子旋转飞出,好似最近流行的明星瓶盖挑战。



视频很快被传到网上,孰是孰非,一眼就能看透,网友一片叫好,这一耳光,真是大快人心。


帽子姐很快红了,当地网友很快证实:这早就不是帽子姐第一次和人发生冲突。



视频中,帽子姐叫嚣到:劳资在渝北出了名的飙车!红灯从来都是闯!我一个电话就可以全改。



但打脸来的如此之快,警方很快通报了帽子姐的违规记录,三年就有29条违法记录,而且都是处罚完毕的。



网友一算,这帽子姐平均一年要扣掉33分,估计没少去拿人家的驾照扣分。



这两个耳光引发的关注越来越高,当地警方也迅速展开调查,最终给出的通报引起强烈舒适:女子因驾车未按照规定掉头、驾车带帽,穿高跟鞋等,妨碍安全行车的行为,扣2分,总共罚款250元。



根据媒体报道,帽子姐已经向男车主道歉,男车主在接受采访时也公开向惹事者道歉。




2


事件发展到这里本该告一段落了,两人该道歉的道歉,该受罚的受罚。这就是一个跋扈妇人的当街撒泼,然后被制裁的故事。当热闹结束后,吃瓜群众理应奔向下一个热点话题。


但偏偏,讨论不但没有降温,还被升级。


熟悉女车主的本地人爆料,这位帽子社会姐老公是当地某派出所所长,开一辆宝马。帽子姐本人则做“土石方生意”,在当地嚣张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一听到“土方石”生意,网友们眉头一皱,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2015年,华中科技大学副教授吕德文在《南风窗》上发表一篇文章,专门研究“县域黑社会”,他在文章中提到,县城黑社会们最喜欢的产业早就不是风险极高的“黄赌毒”,而是长途班线,米粉批发,和土石方工程。


长途班线是地方黑恶势力的保留手段,今年六月爆出的“邓世平操场埋尸案”的凶手杜少平,就在当地开设了“新晃夜郎汽车客运有限公司”。这家公司涉及的法律诉讼,大都都是“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


米粉批发听起来荒谬,但却是黑恶势力实实在在的“现金流”。在各地早餐市场,米粉需求量巨大,利润稳定。


一般的早餐店都会有稳定的货源,而一个县城的米粉货源就那么几家批发店。只要控制住货源,就可以很轻松的对米粉这个商品完成垄断。


再小的垄断也是垄断,垄断利润有多夸张,你懂的。


最后,就是帽子姐的“土石方”了。


这个土石方生意,听起来陌生,但实际上就是两个业务:河道砂石开采和拆迁。


和货运一样,想要做这种生意需要“资质”,行业准入门槛并不那么透明,“资质”又造成了另一种意义上的“垄断”。一般的小县城,“土方石老板”一个巴掌就能数的过来。


拆迁就更不用说了,一旦拆迁就需要赔偿,一旦涉及赔偿就必然会出现两方扯皮。开发商可没有那么多心思和钉子户们秉烛夜谈,只要没谈好,就没办法开工,哪怕拖一天不开工,就会造成直接经济损失。


这个时候,黑社会就会充当“民间谈判专家”,具体的“谈判”过程,相信大家都不会陌生。


“土石方老板”的能量和上限都可以很大,2016年,厦门警方摧毁的29人黑社会团伙就垄断了厦门某区的多个土石方工程,这个看似不体面的挖土工作给黑老大带来的收益,可能超出你的想象。


“他控制的资产达上亿元人民币,仅在五缘湾购买的豪宅别墅,就价值近亿元...”


就像在混乱时代的香港,黑社会们最稳定的收入来源并不是暴力犯罪,而是“代客泊车”。土石方生意,不足为外人道也。


回头再看嚣张的帽子姐,她从事的“土石方”生意,又是哪一种生意?



3


根据新京报报道,事发当晚,男车主就被半夜敲门,他与妻子彻夜未眠,妻子还哭了好几场,非常担心他的人生安全...他别无所求,只想要回归正常生活。



人们的叫好声变成了对男车主安全的担忧,明明师出有名,也没有被惩罚,但现在低声下气,公开道歉的却是男车主。


律师王如僧在知乎上提到了这样一起案件:


宝马女追尾比亚迪男。之后事情的发展几乎和30号当天一模一样,女车主嚣张跋扈,两次挑衅,最后一巴掌扇到男车主脸上。男车主本来一直忍让,但被扇之后气上心头,一巴掌还了回去。


十几天后,公安找上门,说比亚迪男把宝马女的耳膜打成了穿孔,构成轻伤,男车主被判九个月。


且不说这个案件中,有几多不合理,但结果却让人胆寒。被挑事的普通百姓最终吃了牢饭,惹是生非的豪车车主却施施然离场。


扇了帽子姐的重庆男车主,会不会也遭罪?


到现在,公众对于整个事件经过其实早已明了,但大家还是保有如此大的关注,就是因为帽子姐的“土石方生意”,和她老公的公职身份。


这其中有太多“为什么”需要解答。为什么公职家庭能买的起两部豪车?虽然网爆帽子姐的保时捷是二手车,但就算是二手的保时捷,至少也得小60w。


再有,为什么帽子姐嚣张跋扈这么多次,多次吃罚单,为何还不懂得收敛?


她的“土石方”生意,到底又是什么样的生意?


都说阎王易见,小鬼难缠。那些只手遮天的巨恶,不仅有官方收拾,且离我等生活遥远。反倒是这些地方小鬼,嚣张跋扈惯了,主动惹事,防不胜防。


去年8月,满身纹身,随身带刀的昆山龙哥,开车惹事被反杀。


不到一年,历史重演。今年7月,头戴礼帽,脚踩恨天高的重庆帽子姐,开车惹事被反扇耳光。


这两个恶人最大的区别并不是男女之别,而是他们其中一个再没法作恶,一个还有机会开着她的保时捷,继续横冲直撞。


如果下次碰上帽子姐的是你,你会怎么做?


有道是:男人不能打女人,除非女人是恶人


参考资料:

《县域黑社会的生存之道》 吕德文


延伸阅读

昆山被反杀的龙哥,心里装着一个黑社会

比“操场埋尸”更恐怖的,是16年来的无人问津


感谢您的耐心阅读,请顺手点个在看吧!


长按扫描二维码

关注大叔不迷路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24085.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