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瓣资源

整理比较全面丰富的资源

无人同情的李彦宏:宏颜获水该不该?

xumeng0032020-11-169


这是  的第 138推送


1


昨天上午7点05,“直男上树”被老婆送上公交车,他在两天前买到了百度AI大会门票,踏上了北京之旅。



直男上树是山西运城人,运城距离李彦宏的老家阳泉仅有三小时的高铁车程。两个素未谋面的山西老乡,一个带着矿泉水,一个穿着白衬衫,即将在北京相遇。


老乡何苦为难老乡。


直男上树全程直播了自己的“作案”过程,从他进入百度AI大会会场,到拿着怡宝牌矿泉水拍照留留念。


随后他一跃而上,当着上千观众的面,给李彦宏淋了个爽。



突然被浇的Robin一脸懵,他楞了几秒,来了一句“what's your problem”。


直男上树被保安逮住,Robin潇洒抹脸撩发,完全看不出到了知天命的年纪。



只可惜,这一次Robin的颜值没派上用场,毕竟直男上树也不是复旦女大学生,没心思为他献唱:“好想钻进你的百度世界里”。


任你Robin风度翩翩,人家网名都叫直男了,还想怎样?


原本无人关注的百度AI大会,因为一瓶从头浇下的矿泉水变身成网络狂欢大会,网友们编写“宏颜获水”“水掉哥头”的段子,淘宝商家开始卖同款T恤,其中最缺德的当属某电商,直接卖水,还是特价甩卖。



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狂欢中,有支持的,有嘲讽的,有说活该的,有说李彦宏好帅的,还有强烈谴责直男上树浪费水的。


就是没人心疼李彦宏。



2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李彦宏将他和他的百度推到了人民群众的对立面?


在大家的印象里,百度的名声是在16年魏则西事件爆发后才变臭的,但事实并非如此,在过去的10年里,百度的骂名几乎从未间断。


最开始感知到“百度之恶”的并不是普罗大众,而是一帮科技从业者。


2006年,霍炬在月光博客发布了《百度七宗罪》,指责百度像素级复刻谷歌。


百度的发展史简直就是一部抄袭的历史。

霍炬,《百度七宗罪》


Google出了“地图服务”后,Baidu也推出“百度地图”

Google推出“桌面搜索”,Baidu就出“百度硬盘搜索”

Google出“工具栏”,Baidu也出“搜霸工具栏”

Google推出“新闻快讯订阅”,百度也出“邮件新闻订阅”

Google推出“Google Answers”,百度也出“百度知道”


科技巨头的发家史几乎没几个是干净的,以上这些抄袭公众也无法感知,所以这些骂名也只能在科技小圈子里流传。


但不到两年,公众就第一次感受到“百度之恶”。2008年央视的《新闻30分》连续两天曝光百度竞价排名黑幕。节目里,央视只举了两个例子,便引起轩然大波。


第一:北京的李先生通过百度搜索,找到了排在首位的“总参管理保障部医院”,花了一万多元却没治好一百块就能解决的小病。


第二:百度搜索肿瘤,排名第一的是“中国抗癌网”,其首页推荐的“教授”头衔超多,不仅是中国中医科肿瘤学首席专家,资深教授,还是中华医学会肿瘤专业委员会特邀教授。


结果中国中医科学院和中华医学会查无此人。




央视的影响力巨大,百度股价应声缩水三分之一。


面对舆论紧逼,李彦宏的应对堪称一绝。他发布内部信,模棱两可地说“有错能改,善莫大焉”,面对媒体,他辩解说“竞价排名不会伤害用户体验”。


来来来,话筒给你,你给我们好好讲讲,用户上当受骗算不算“伤害用户体验”?


一年后,文艺青年们也加入了痛骂百度的大军。那时候中国正赶上版权意识刚刚觉醒,靠笔杆子吃饭的文青们觉得自己终于能挣钱养活自己了。


可还没开始欢呼,半路就杀出一个无差别抓取文字的百度文库。


本来要钱才能看的书,只要上百度文库就能免费看,这不就是明目张胆的盗版?这让那些指望着写字吃饭的作家们情何以堪?


在移动互联网出现之前,作家赚钱很难。韩寒在《致李彦宏先生的一封信》里举例,如果一本书卖十块,中间商一层一层剥下来,作者只能赚到一块。


原本还能有一块钱赚,现在你百度把这一块钱都偷走了,人家能不骂你?


谷歌要脸,所以大家都想冲上去撕破它的脸皮,百度不要脸,大家一看没脸可撕,就四散了。

韩寒,《声讨百度》


前有央视点名,后有韩寒痛骂,面对这两起公关危机,Robin还是那个Robin,风度翩翩,拒不认错。


被央视点名的第二年,李彦宏就登上春晚坐在前排,镜头扫过他的俏脸至少八次,姜昆和戴自成的相声《有点晕》里,直接给百度打广告:以前上图书馆,现在百度一下。


蝙蝠侠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我的超能力就是有钱。




3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


2016年,魏则西在知乎回答“你认为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文章中他写道:


百度,当时根本不知道有多么邪恶,医学信息的竞价排名,还有之前血友病吧的事情,应该都明白它是怎么一个东西。


魏则西2014年被发现患有晚期滑膜肉瘤,经过百度推荐,他们选择了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进行所谓“美国进口的肿瘤生物免疫疗法”,咨询后得到了“可以治愈”的保证。


在付出大量医疗费和时间后,魏则西的病情没有任何好转,最终在他通过其他渠道发现,所谓的“美国进口”,是因为成功率太低而被抛弃不用的疗法。


2016年4月,魏则西病逝。


在一连串恶人中,百度成为众矢之的。人们自然而然的联想:到底还有多少个不会上网发声的魏则西,倒在了百度的医疗推荐上?


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


2014年魏则西上当那会儿,百度季度营收同比增幅超过50%。


2016年,魏则西事件受广泛关注后,百度股价暴跌,市值蒸发350亿。人们纷纷加入对百度的嘲讽辱骂,每个人都能细数“百度之恶”,说出一大堆自己在百度上当受骗的故事。


要是说“百度之恶”,作为创始人和掌舵人李彦宏都不知情,你信吗?


可在嘲讽大潮中,Robin还是风度翩翩,百度还是巍然不动。2018年,百度医疗竞价排名卷土重来,网民们发现辱骂和抵制除了费键盘之外,毫无用处。


这也许从侧面解释了,为什么李彦宏今天被浇水后无人关心。网友们能给的最温和的建议是:Robin你赶紧上百度查查感冒了怎么办,一定要去百度给你推荐的医院。


毕竟,李彦宏的一瓶水,魏则西的两行泪。

*该句由故事写作训练营学员,3组组长@花牛提供。



4


但是话说回来,浇水者这种行为到底可不可取?宏颜获水到底该不该?


针对浇水者直男上树,有人要求“关起来”,有人说“浇的好”。


但你有没有想过,直男上树在浇水之前,很可能在百度上搜索过:向别人头上泼水属于犯罪吗?



看Robin被浇水后的潇洒模样,应该是没有大碍。直男上树的浇水行为应该不会构成犯罪。


在公众场合被“袭击”的名人有很多,我印象最深的是2002年,赵薇在日本军旗事件后被人泼粪。



无论是泼粪还是浇水,这些行为并不能与“泼硫酸”相提并论,我们要分析浇水者的动机:他们到底是想要为发声,还是想要让对方受到伤害。


浇水泼粪可以看做“发声”,泼硫酸可就是故意伤害了。


根据我的观察,直男上树应该属于前者。


面对百度这样的庞然大物,普通网友在网上的只能痛骂,但是痛骂的结果呢?轻则被删稿,重则被起诉。再加上百度在国内搜索市场形成的垄断,都为其打造了一种“无法沟通的强权形象”


上次百度举办大会,与会者在签到背景板上写下魏则西的名字。百度的做法是,派出一名工作人员,一直挡在魏则西名字前面。


普通人的意见,百度可以单方面拒绝接受;

百度近乎垄断了国内搜索市场,普通人想不用百度都难。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就是喜欢你看不惯我,就干不掉我的样子。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可能:直男上树为了炒作,为了红。


因为在他直播浇水行动的微博账号里,除了2016年转发的一条微博外,再也没有任何内容。他的浇水行为无法带来任何关注,无法起到发声效果。


当年给赵薇浇粪的男青年,就曾公开表示:自己爷爷被日寇打死,奶奶被侮辱后刺死的,所以他才格外仇视赵薇当年的行为。


既然你已经引发了关注,那你到底是为了什么要浇李彦宏一脑袋水?


直男上树没有留下任何线索。


就目前的情况判断,直男上树已经成为公众为了表明立场的道具。


那些还没在百度上吃过亏的年轻人说他没素质,不该这么做;

那些感受过“百度之恶”的人赞颂他的行为,却又觉得有些迷茫。


在这两种立场的较量中,我却想要知道:面对百度这样刀枪不入的公司,面对李彦宏这样永不认错的大佬,普通人到底该怎么应对?普通人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拥有发声渠道,维权渠道?


如果能回答这个问题,Robin以后就再也不用宏颜获水了。


延伸阅读:

吸毒艺人都能洗白,家暴明星都能原谅,为何就是没人原谅百度?


感谢阅读,请顺手点个好看吧!


不墨的故事写作训练营

第二期火热招生

写作技能·独立思考·赚钱变现

12节大课+30天社群陪伴成长

0基础小白也能拥有成稿能力

699元,仅招100人

名额不对,满人即止

扫码了解详情

(报名后添加微信Ugool666发订单截图核对)

↓↓戳“阅读原文”

马上报名不墨的故事写作训练营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24066.html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