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瓣资源

整理比较全面丰富的资源

比“操场埋尸”更恐怖的,是16年来的无人问津

xumeng0032020-11-168

这是  的第 135推送


1


2015年11月24日,湖南怀化市新晃一中正举办运动会,纯真的孩子们在十年前铺设的田径场上纵情奔跑,即便是后来的大雨也没有浇灭他们的热情。


新晃一中的校领导很重视这次运动会,在学校官网上,他们自豪地贴出了十几张实拍。


其中一张相片下方还附上描述:塑胶跑道用了10年,破损严重,但同学们劲头不减。



关于这座操场,一中的学生们一直颇有微词。


新晃一中的学生换了一茬又一茬,几乎每一届学生都会同一个不满:好端端的操场,为什么动不动落锁?



锁计算机室的学校常有,锁操场的学校却少见:难不成还有学校会阻止学生参加运动?


还有,就是操场的“严重破损”。


新晃一中是新晃县唯一的公办高中,也是重点高中,按理说,修缮操场应该不成问题。


但为什么十多年来,学校操场几乎报废也不修缮?


前几天,这些疑问终于有了答案:在严重破损的操场下,埋藏着“失踪“十六年的新晃一中教师,邓世平。





2


今年4月17日,湖南怀化市新晃县公安局发布了《关于检举揭发杜少平等人违法犯罪线索的通告》。通告中写着:近日,我局经过缜密侦查,成功打掉杜少平犯罪团伙。



但问题是,这个杜少平在新晃当地“作恶”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是当地“名人”,开着豪车招摇过市,手下有一群小弟,只要能挣钱,“高利贷,涉黄都敢搞”。


他名下的“新晃县夜郎谷休闲中心”,注册资本20元。20块就能做歌舞娱乐城生意,杜少平还真是个优秀民营企业家。


他名下的夜郎汽车客运有限公司涉及法律诉讼众多,不是欠银行钱不还,就是因为机动车交通事故被保险公司起诉,最严重的还涉及“诈骗”。


近年,杜少平还新增了高利贷项目,他向一名90后女孩借款6000元,三天后要求还10000。


这人嚣张了这么久,怎么到今年4月就“经过缜密调查”,突然被抓?


因为今年4月,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进驻湖南。


调查期间,扫黑组敏锐发现杜少平可能与新晃县邓某某失踪案有关。后续调查中,杜少平的一位“小弟”主动交代,2003年,他曾经将一具遗体抬往正在施工的新晃一中操场工地。


那具遗体,极有可能是失踪16年之久的邓某某,邓世平。




3


16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通过邓世平之子邓蓝冰的举报信邓世平老同事接受采访时透露的信息,我们得以一窥究竟。


邓世平是老党员,70年参加工作,80年进入教育战线,主要负责学校的工程质量监督管理工作。根据邓世平老同事回忆,他并不好与人争斗,为人却非常有原则。



2001年,新晃一中动工新建操场,一建就是两年。承包工程的是当时校长黄炳松的外甥杜少平,而邓世平则负责监工。


黄炳松1988年就在新晃一中担任副校长,1998年转正。接下工程的杜少平,根本就不具备承包工程的资格,就连施工证书都是找人借的。


舅舅做校长,外甥接工程。根据邓蓝冰的举报信,杜黄两家在新晃“实力强大“,关系网横跨多个政府部门。杜少平能接下工程,也就不难解释了。


相比之下,邓世平2000年前后才调入新晃一中的,他曾经在贵州干过工程,有经验又负责,学校就让他负责监工项目。


杜少平参与招标时,承包合同上写着80万,但后来却与校长私自更改合同,工程没做完就付了140多万。


一向讲原则的邓世平发现后,向领导提出异议,说不该付这么多钱。收钱的杜少平对此极为不满,曾在工地多次扬言说要干掉邓世平。


杜少平在新晃一中可以说是“多拿钱,不做事”。工程款拿的比合同规定的多60万,工程质量却堪比豆腐渣。


举报信描述,邓世平曾找校长黄炳松一同验收,并当场用水龙头冲了一下墙体,结果石头墙大部分垮塌。


(图片来源:新京报


在通向操场的路上,工程队还要修建堡坎,所谓堡坎就是高速路两边经常能见到的护坡,作用是防止土壤结构破坏而塌方。当年修堡坎,第一天修好,第二天晚上下大雨就全部倒塌,直到今天还偶尔有石块往下掉。


看到这样的工程质量,讲原则的邓世平自然不可能放心,他作为监工多次提出,如果工程质量不合格,就不会再验收单上签字。


他还特地给市教育局写匿名信,向市教育局寻求帮助。但这封匿名信却被市教育局返送给新晃一中,要求他们自己解决。


谁料杜少平的应对不是去解决工程问题,而是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举报信中,邓蓝冰又一次回忆起当年父亲失踪时的情况:2003年1月22日一早,邓世平身上仅带着200元现金,前往学校工地监工。


中午休息,邓世平约好与另一位老师姚本英下象棋,没过一会儿,一位施工人员上楼叫姚老师,他说:杜老板要送柑子给你,你自己到市场上去买。


哪有这样送人柑子的?


姚老师不肯去,转身想要回到办公室,却被施工人员一把抱住,阻止他回去。


一番拉扯,姚老师还是向办公室走,却看到杜少平堵在楼梯口对他说:下班了,快回家吃饭去。


姚老师挂记邓世平,就问:邓世平呢?


杜少平说:邓世平一个人在办公室烤火。


细思恐极,如果姚老师早一步到办公室看见了什么,也许当天被谋害的就不只有是邓世平老师了....


从此,邓世平一个人消失在工程指挥部办公室里。


诡异的事情接连发生,邓世平午饭未归,晚饭未归,整夜未归。在工地上停了一个月没动的推土机,1月23日在工地上推了20分钟土,被土推过的地方有两个大坑。


1月23日,学校例行的会餐也不见邓世平参与,一直到24日,邓世平妻子到新晃一中要求学校报案,学校谎称他们已经报案。25日,邓世平妻子到派出所询问才知道,学校根本就没有报案。


杜少平,是最后一个见过邓世平的人。



4


凶杀,埋尸,这些元素组合在一起已经足够恐怖,但在邓世平遇害案中,最恐怖的反而不是这些。


最恐怖的,是之后的16年。


首先是学校方面的欲盖弥彰,以校长黄炳松为首的一行人散布谣言,先说邓世平有“离家出走的历史”,后为了让学校脱开关系,说邓世平是放假后才失踪的。


新晃一中2003年一直到1月23日都在开会,会餐,邓世平22日就失踪了,怎么是放假后失踪的?


而说邓世平“离家出走”更是滑稽,邓蓝冰记得很清楚,邓世平当天去上班,身上只揣着200块钱就出门了。


200块钱,能离家出走去哪里?


再后来,工程队和学校倒打一耙,说邓世平携工程巨款外逃。


16年前听到这种谣言的老同事嗤之以鼻,按照新晃一中的规定,就是总务处主任出差,报销发票的时候只有一百块权限,超过一百块都要校长签字。


黄炳松可能签字给钱吗?


人失踪后,黄炳松假模假式地组织新晃老师搜山,似乎完全忘记了,23日操场突然动工挖坑填土的那天,他在现场亲自指挥。


以上还只是发生在校内怪事,校外的一切,更加诡异。


邓世平一家人向多个部门反映情况,其中就有新晃县政法委。


但是,新晃县政法委的书记对邓世平家人说:邓世平失踪时离家出走,家属要负主要责任。


邓世平上有75岁的父母,下有15岁的孩子,失踪那年53岁,他家庭幸福,失踪前一天还与妻子约好了,要一起去把邓蓝冰的户口从怀化迁到新晃,就是为了督促儿子好好学习,考上大学


这样的父亲,怎么可能离家出走?


县政法委的书记,有什么证据可以下这样的定论?


2003年5月,邓世平的老母亲到县检察院,请求检察院帮助破案。当时的检察官只留下这样一句话:


黄炳松担任了10多年的校长,社会交际非常广,与许多政府官员包括我们检察长的关系都相当好。我们不敢帮你,你在新晃县可能找不到证据。


检察官不敢帮?新晃县找不到证据?


一个活人,突然消失,整个案件清晰明了,就连15岁少年都能推断出来的结果,新晃县上下居然会“找不到证据”?


既然新晃县内无计可施,那么从怀化市来访的省公安厅警察呢?


2003年3月,邓世平一家人向省公安厅递交了邓世平失踪的有关材料。此案被移交怀化市公安局进行调查,市公安局调配了一位邓水生警官负责此案,他正是新晃人。


邓水生警官现场墙壁上采集到的了血样,准备与邓世平家人进行DNA鉴定,但不知为何,他只在新晃宾馆住了一晚,第二天就回到怀化。面对邓世平一家人的多次询问,邓警官的回答只有一个:


要先清扫外围。


这个“外围”到底要怎么清扫?邓警官没有说。只是在第二年2月时,他对邓世平一家人说:说不定7、8年破获其他案件时,会把这个案件带出来。


谁能想到,他一语中的。


当年仅有15岁的邓蓝冰,眼睁睁地看着母亲终日以泪洗面,哭成眼疾,一家人为了躲避二次报复,搬离县城,来到怀化。


这16年间,邓蓝冰进行了“缜密推断”,算出一切可能,甚至知道,邓世平的遗体,极有可能就埋在新晃一中破损的操场下。


但结果,却是16年来的无人问津,无人调查,不了了之。


假如没有这次中央的扫黑除恶小组,邓世平老师,是不是永远都不会被发现?


这16年,邓世平一家人失去了顶梁柱,同时又背上了失去至亲的阴霾,活的有多艰难辛苦,我不想妄加揣测。


可以确认的是,黄炳松校长这16年来活的潇洒滋润,他的儿女在深圳买了房,早就不在新晃居住。2018年回到新晃参加聚会时,他进行即兴诗朗诵,一副校长做派,16年未改。



就在今天,有记者终于联系到了黄炳松,黄炳松当时正在买菜,他没有给出任何正面回应,便挂掉了电话。


这两天大家都在说,正义虽然会迟到,但不会缺席。


但回头看邓世平案,迟到的正义,到底还是不是正义?


如果没有中央的扫黑行动,属于邓世平一家人的正义,到底还要迟到多久?


邓警官口中的“清理外围”,清理了整整16年没有动静。而中央扫黑组来了不到16天,外围就被扫干净了。


随着邓世平案,还有太多曾经的悬案冷案浮出水面。


我担心的从来都不是这些“外围”能不能被清扫干净,乡县里所谓“悬案难破”,问题大多不出在技术。


我担心的是,“外围”垃圾太多,扫帚不够用。


毕竟,孙小果“死了”21年还在当老板;邓世平“失踪”16年,几天前才被发现埋葬在操场。


感谢阅读,请顺手点个在看吧!


相关推荐:


孙小果也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


//////////


大家好,不墨这个公众号快一年了,我特别写下一篇文章,分享我的个人经历。

不墨自述:一个失业青年的逆袭之路。


同时,不墨的故事写作训练营正在火热招生中,名额不多,扫描下方二维码了解详情。


不墨的故事写作训练营

写作技能·独立思考·赚钱变现

12节大课+30天社群陪伴成长

0基础小白也能拥有成稿能力

599元,仅招100人

名额不对,满人即止

扫码了解详情

(报名后添加微信Ugool666发订单截图核对)

↓↓戳“”

马上报名不墨的故事写作训练营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24056.html

新晃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