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瓣资源

整理比较全面丰富的资源

只要能红,我不怕死!成为网红就是要跳楼和坠江?

xumeng0032020-11-168

不墨个人微信: 

添加后进入不墨粉丝群

点击上方蓝色小字,关注


这是  的第 105推送


1


从高空坠落后,吴永宁并没有当场死亡,他从华远国际中心的装饰玻璃墙掉落到顶楼平台,二者相隔15米。


跌落后,吴永宁从跌落角落一直爬到一处门口,根据受访民警提供的信息,他的内脏破损严重,头部肿的和球一样。


现场有些骇人,参与事件调查者称,现场的血迹表明,在死亡之前,吴永宁还爬行了30多米。


十几个小时之后,吴永宁的遗体终于被人发现,等他女友再次见到他的时候,网友们已经忘记了吴永宁“中国高空挑战第一人”的名号。


中国高空挑战第一人的名头是吴永宁自己给起的,但在圈内人看来,吴永宁做的事情和真正的极限运动相去甚远:


“真正的极限运动不是为了眼球和利益,纯粹的作死博眼球真的很low。”


在做高空爬楼直播之前,吴永宁是一名群众演员,他有一些武打功底,但是对比跑酷爬楼这样的专业极限运动来说,他完全属于门外汉。


中国只有一个王宝强,中国也只有一个周星驰,想从群演变身成大明星谈何容易?在追逐自己“演员梦想”未果后,吴永宁赶上了短视频热潮,他在火山小视频上拍摄段子,希望能在短视频热潮中成为网络红人。


但是怎么样才能红呢?凭什么才能红?2017年2月,在火山小视频上经历数次“失败”后,吴永宁上传了自己的第一条高楼视频,内容是在10楼楼顶的边缘玩平衡车。


吴永宁给自己的这条视频打上了“不作死就不会死”的标签,这种冒着生命危险的刺激内容,让他第一次获得了打赏,人民币130元。


从那时候开始,吴永宁以为自己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梦想。


吴永宁一发不可收拾,他开始了近乎疯狂的拍摄,就连专业技术比他好的,身体素质比他强的不敢拍摄的地方,他都敢去,他觉得只有“最狠”才能出人头地,只有“胆大”才能成为网红。


短短十个月,从重庆到长沙,从武汉到上海,他上传了超过300条视频,每一条都是在百米以上的高楼


在越刺激的地方直播,观众们就越容易打赏,观众们的反馈成了吴永宁最好的兴奋剂,截止他意外离世,他的粉丝近百万。


这百万粉丝中的每一个人,都直接参与了他的死亡。


2017年11月8日,吴永宁瞒着女友和家人,在没有任何人陪同的情况下,独自一人爬上了湖南长沙天心区高达263米的62层高楼,这栋楼的电梯到40层就没了,他徒手爬了20多层,在爬上高楼的前一天夜里,吴永宁还向粉丝们承诺一定会注意安全,做好安全措施。


吴永宁食言了,他还是和往常一样,在没有任何防护的情况下,在二百多米的高楼顶端做引体向上,他双手扒在玻璃墙外沿,做到第三个引体向上时出现明显的乏力。


他双脚贴着玻璃,试图往上爬,两次尝试后,吴永宁失败了。


紧接着,他坠落。





2


2019年2月9日,郝小勇约了在快手认识的网友一起拍快手视频,他构思了一个跳水的段子,在只有4度的寒冬里入水,无疑是个吸引人眼球的挑战。


郝小勇看快手很久了,他知道什么样的内容可以吸引观众,大年初五这天他没选择回四川老家,而是留在了绍兴,就是想要赚钱。


在郝小勇看来,想赚钱,就必须要先红。


在郝小勇的劝说下,网友前往目的地配合他拍段子,郝小勇计划自己下水,但是只需要网友跟拍就好。


到了河边桥下,郝小勇迅速换上破烂的“戏服”,他让网友做好准备,他回头面对两只手机,进入拍段子的节奏:今天在这里给老铁们拍个跳水的段子!


(图片来源:澎湃新闻)


于是郝小勇纵身一跃,让他没想到的是,这条十几米宽的大河,只有不到40厘米深,他的头部直接触底,片刻后,他的身体浮在水中。


被吓坏了的网友急忙下河,他这才发现这条河如此浅,他把郝小勇的身体翻转过来,只见郝小勇头上有两个冒血的窟窿。路人围了上来,赶忙帮助网友将郝小勇附上岸,这时候郝小勇全身冰凉,已经没有了心跳和呼吸,5分钟后郝小勇被送医急救,送医后,医生宣布郝小勇死亡。


离世时,郝小勇年仅29岁。



3


吴永宁意外身亡时,有网友评论:这种投入产出比实在是太低了,每一条视频都要冒着生命危险,打赏不过几百块钱,就算是去工地打工都比这钱多,做点啥不比这个有前途?


但是吴永宁不这么看,出事之前他告诉女友,如果他这次的视频点赞超过十万,就有人给他十万元人民币。


根据澎湃新闻的报道,郝小勇并非没有谋生手段,在22岁时他成为一名单亲爸爸,为了养孩子他在绍兴打工,希望成为一名厨师。


但是他脾气不好,受不了气,又贪玩,导致频繁地换工作,又没有任何长进。







澎湃新闻








他最后一份工作是在老乡开的饭店配菜,就像过去五年一样,一过试用期他开始消极怠工,他依旧喜欢去酒吧,去ktv,他讲究穿着打扮,在快手视频出现时他永远穿着小西装。


(图片来源:澎湃新闻)


和吴永宁一样,他看到了快手上的“大主播”们光鲜的生活,却从没想过他追逐的目标会让他付出生命的代价。


吴永宁和郝小勇是大部分短视频用户的缩影,在他们的认知中,只要是能够成功爆红,就能够“躺着挣钱”,就能够“轻松过一辈子”。


真的是这样吗?


举个例子,2017年天,浙江金华一位吹头小哥因为颜值而爆红,他的第一条微博转发高达13.9万,点赞高达47万。


吹头小哥蹭蹭蹭登上热搜,他的“颜粉”们在那条微博下留言,她们催促他多发自拍,声称要让他开全国巡回吹头。


那一刻,吹头小哥达到了他作为网红的巅峰。


登上巅峰可以靠运气,但是留在巅峰却不得不靠实力,等热情的小姐姐们冷静下来,发现了新“舔屏对象”,开始挑剔吹头小哥不标准的普通话,嫌弃吹头小哥不那么高的文化水平,吹头小哥瞬间就被忘在脑后。


他享受了人生中属于他的三分钟,三分钟过后,他还是那个他。


吹头小哥还算运气好的,他有“颜值”优势,但其他人呢?


就像吴咏宁,郝小勇一样,他们为了吸引注意力铤而走险,为了“红”不择手段,有主播专门吃玻璃灯泡的。



有主播专门生吃蚯蚓,泥鳅,蛤蟆的。



有色情擦边球的。



有装成“黑社会”打群架的。



有未成年人抽烟喝酒学大人讲话的。



有未成年女孩炫耀自己怀孕的。



还有用各种“反差”吸引眼球的。



他们不断探索观众们的下限,某平台从“记录你的故事”变成了无奇不有的马戏团,畸形秀。


为此买单的是每个点赞打赏的粉丝,为此挣钱的是在背后乐见其成的平台。


有人反驳说,这就是中国欠发达地区的现状,这就是中国农村人的表达方式。


用这种鬼话给平台洗地的人,能带一丁点脑子吗?


欠发达地区的人就天天吃玻璃渣子?欠发达地区的人就天天生吃蚯蚓蛤蟆?


欠发达地区的人就得爬高空拍视频才能挣钱?欠发达地区的人就得在正月里投江才有发财的希望?


同样身在中国,为什么我所理解的生活不是这样的?为什么我所理解的奋斗不是这样的?


如果说这些“作死”的例子是平台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农村的未成年人就该抽烟喝酒?农村的未成年女孩就该怀孕?


作为监管方,他们一直等到纸包不住火,被全民批判时才慢吞吞的删除视频,立规矩,开始“积极整改”,任何正常人都知道不该传播这种无下限的内容,直播平台的高层会不知道?


平台的辩驳是技术无罪,但是刻意失控的技术怎么可能清白?


在一个封闭圈子里,无监管无规则,这难道不就是鼓励用户继续挑战底线?继续用生命和尊严吸引看客?


资本家们手里挥舞着票子,站在天梯的另一端诱惑越来越多的人往上爬,天梯两旁是不断起哄的看客,他们也时不时扔些硬币砸到攀登者身上,不断刺激他们,提醒他们不要懈怠,继续突破下限。


等到攀登者们不慎坠落,看客们一哄而散,他们马上找到新的攀登者围了上去,继续扔着手上的硬币。而赚到钱的资本家们熟练的把坠落的攀登者存在的痕迹抹去,吴永宁的账号在案发后火速被删,郝小勇的两个快手账号也在事发三天后消失。


这些小人物的生命和尊严,写成网络直播的悲歌,资本继续狂欢,看客继续起哄,他们的名字马上被遗忘,他们的位置立即被填补。


没人能记得他们来过,为他们流泪的只有痛失血亲的家人。他们的死亡被归结为自己“作死”,视频平台上,一切照旧。


我所理解的奋斗,不是靠冒生命危险成为“网红”,不是成天钻研如何“博人眼球”,我所理解的奋斗,应该是脚踏实地地工作,应该是一步一个脚印的成功。


只能希望逝者留下来的故事,能够让盲目的后来者清醒,想红的代价,很可能是你的生命。


感谢阅读,顺手点个“在看”吧!


往期回顾

刘强东:没强奸,出轨了,求原谅

杨永信背后的靠山到底是谁?

郎咸平出轨要钱,吴秀波出轨要“命” 

“虚假宣传又怎么样,反正你们都会买”|从背背佳到小罐茶,你交了多少智商税? 

吸毒艺人都能洗白,家暴明星都能原谅,为何就是没人原谅百度? 

葛大爷讨人喜欢之谜

吴京为什么这么遭人恨?

刘谦:一个职业“骗子”要如何自辩

刘德华,“晚节不保”? 

原创歌手花粥人设崩塌:抄袭道歉就好了,反正钱我已经挣了

一代枭雄褚时健

被软毒品“杀死”的湖南人,这次终于发起反击

韩娱十年轮回:张紫妍尸骨未寒,李胜利又当上亚洲老鸨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23965.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