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瓣资源

整理比较全面丰富的资源

一代枭雄褚时健

xumeng0032020-11-166

这是  的第 100篇推送


1


2013年,85岁的褚时健老先生和80岁的发妻一起过生日,在生日聚会上他高声说:我和我老伴,我们两个都是属牛的,一辈子都要劳动,一辈子都离不开土地!


两个差了5岁的人怎么可能都是属牛呢?褚老生于1928年1月23日,属龙,夫人马静芬生于1932年,属鸡。后来褚老解释说,我们并不属牛,只是有牛的性情。也就是说,我一辈子要都要干事情,任何境况下,我都要有所作为。


他还说,只要活着,就要干事,只要有事可做,生命就有意义。


褚老说这话的时候已经87岁了,坊间时不时传出他已经去世的谣言,他不时出来辟谣。2017年,他又一次向媒体证明自己活得很好:“以我的感觉,再活个八九年,随便活活。”


只可惜,没有人可以逃过时间,2019年3月5日,褚老逝世,享年91岁。


人们开始讨论他的功过是非,有的人把他当作伟人圣人,有的人说他名不副实,站在2019年回望褚老跌宕一生,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2


1998年1月26日,《人民日报》报道了一则大案,起因是95年的一封来自河南的匿名举报信,信中清楚地写到:三门峡市烟草分公司某人,勾结洛阳水泥厂临时工林政治,用行贿手段给云南玉溪卷烟厂厂长送去大量礼金,其中包括金龟一个,金佛爷一个,金表一块,还有美元,金条。


这些礼金换来的是什么?是从玉溪卷烟厂的8167件卷烟,林政治获利818万元。


当时的玉溪卷烟厂厂长,正是褚时健,人称滇南烟王。


在成为滇南烟王之前,褚时健早就以“能力强”闻名云南。


14岁时,褚时健父亲意外受伤无法劳动,少年褚时健就挑起了养活全家人的重担。云南人把酿酒叫做烤酒,烤酒要诀是掌握火候,一次烤酒需要18小时,700斤粮食,1000斤燃料,历经几道工序,全由这个十几岁的少年完成。


这是褚时健第一次接触生产,烤酒让褚时健明白了投入和产出,要讲究效率和技术。


十几年后,褚时健出任新平县糖厂副厂长,到任后他抓技术,讲效率,技术上引进了新设备,管理上提出了“多劳多得”的工资方案,短短一年时间,糖厂扭亏为盈,不但填平20万元欠款,还有了8万元盈利。


紧接着的第二年,糖厂盈利20万,第三年盈利近40万。


能力强,能挣钱,让褚时健平稳度过文革风波,职工们明白“奇迹”来自于这个顶着右派帽子的厂长,他们向褚时健传话:我们在前面搞革命,褚厂长还是要在后面抓生产。


糖厂蒸蒸日上,生产废料甘蔗渣被他用来发展造纸厂,妻子马静芬被他拉来一起做技术改造,效果非常好。几个月后,省轻工业厅派领导下来,在亲眼看到老旧设备也能造出这么好的纸张之后,才不得不点头承认:谁说小厂不能创造奇迹?


褚时健在糖厂一呆就是16年,1979年褚时健彻底被拿掉了帽子,糖厂开始“技术转型”,从简单的红糖往工艺更加复杂的白糖迈进。


此时正值改革开放初期,各地都想要抓经济,从党校学习回来之后,玉溪地委让褚时健从卷烟厂厂长和煤矿党委书记中做选择,几十年没有怨言的妻子,第一次向褚时健发难,不愿意去煤矿山区过苦日子,褚时健听了她的话,选择了玉溪。


这年,褚时健已经50岁了。


卷烟这个行当与褚时健此前从事的生产工作大有不同,却又有相通之处,好的卷烟首先要有上好烟叶,烟叶都是地里来的,当年糖厂的甘蔗也是地里来的,儿时烤酒的粮食也是地里来的,褚时健知道此番调动虽有挑战,但是提高生产力,努力盈利的宗旨,万变不离其宗。


在褚时健“空降”玉溪之前,玉溪卷烟厂的情况非常糟糕,当时烟厂主要卖一种叫做“红梅”的烟,厂里流行一句话叫做:红梅红梅,先红后霉。年产10万箱的红梅烟,产量低不说,还没有销路,只能放在库房积压发霉。


更糟糕的是,员工工资只有其他烟厂的一半,男员工老婆都讨不到,没有人愿意干活,消极怠工者比比皆是。


比起当年糖厂,烟厂是个更大更难的烂摊子。


但是这对于褚时健来说,这一切他不过是把在糖厂经历过的事情再过一次,他抓生产,提高烟叶质量,引进先进生产设备,在糖厂时激励制度还只能悄悄用,到烟厂这会儿已经可以光明正大的用这个方法调动职工积极性。


短短7年时间,玉溪烟就从发霉都没人抽,一跃成为全国三亿消费者热捧的名牌。1986年褚时健兼任玉溪烟草公司总经理和玉溪烟草专卖局局长,生产,渠道,销售,全掌握在褚时健手里,他把这称为“三合一”。


到了1989年,玉溪卷烟厂年产量超过100万箱,利税超过20亿,傲视全国,成为行业第一。


如果说过去10年是褚时健的上升期,89年之后的10年就是褚时健滇南烟王的巅峰时期。


1990年,玉溪卷烟厂是全中国工业的利税第三名,那一年的云南省财政收入,七成来自烟草,烟草中七成来自玉溪。


滇南烟王,就是这么来的。


这年褚时健60,本该是退休的年纪,但他却对媒体说:人生六十才开始。


如果褚时健的故事停留在1990年,他的身后事也许会更平静一些。




3


1994年,褚映群对记者说:我也想我爸早点退下来。褚映群是褚时健的爱女,人称“烟草公主”。


褚时健此时功成名就,玉溪卷烟厂在他的手腕下成长为亚洲第一,世界第三的烟草集团,红塔山一度成为“有钱人”身份的象征,褚时健本人荣获云南省劳动模范,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优秀企业家,全国“十大改革风云人物”,作为一名企业家,褚时健把当时能拿的荣誉,通通拿了个遍。


但问题是,滇南烟王收入,远配不上他的名声。作为经济发展的先行者,褚时健十八年来工资总收入仅60万元。


于是乎,就有了律师马军的那一句:褚时健是在不该拿钱的时候,拿了他应该拿的钱。


这句话现在还流传着,让不明所以的人觉得,好像是褚时健受了委屈。


那个时候,玉溪厂账上的钱实在太多,在玉溪烟厂的基础上,褚时健成立了云南红塔集团,这个巨型企业把账上的巨款都投入进能源,交通,金融等多个领域。


这都是账面上的钱,而账面之下,是玉溪卷烟厂在境外设置的10多亿人民币,和2500多万美元。这些钱是91年~95年国家开放烟价后,玉溪销售的“浮价烟”时,褚时健设置的账外资金,分布在香港,珠海和广东。


这些钱去哪儿了?


这就要说到“烟草公主”褚映群了,经调查,这位公主索要接受了3600多万元人民币,100万港币,30万美金。马静芬收受140多万人民币,8万美元,3万港币,和大量贵重物品。


当年办案人员查案时,光是在褚时健家里就收缴了500多万人民币,4万美元,近百万港币,还有价值100多万元的赃物和价值400多万元的8处房产,总价值超过1100万元。


林政治所送的那些金佛,就放在烟王床底的密码箱中。


而经过烟王手的,是账外资金上的300多万美元。1995年,他与烟厂副厂长乔发科,总会计师罗以军,以100多万,70多万,60多万的比例分掉了这笔巨款。


后来褚时健描述当年的心态:我想,新的总裁来接任我之后,我就得把签字权交出去,我也苦了一辈子,不能就这样叫签字权。我得为我自己的将来想想,不能白苦。所以我决定私分了300多万美元。


褚时健对罗以军说:够了,这辈子都吃不完了。


何止是这辈子,这是普通人几辈子都吃不完的巨款。1995年,一美元可以兑换8.3元人民币。


这,就是褚时健该拿的钱?


1999年1月,褚时健因贪污罪,被判处无期徒刑。而当年曾经劝他早点退休的女儿,1995年在狱中自杀身亡。


(褚时健一家)


4


牢狱并没有困住褚时健多久,在贪污了1000多万元之后,他的无期徒刑被减刑到17年,随后又被减刑到12年。他实际的牢狱生活仅有三年多,就以糖尿病为由,申请保外就医。



因为贪污数额特别巨大,当年司法界不少专家主张死刑。法律的意义不是论功行赏,而是功不抵过,褚老三年多就保外就医,只能用宽大处理来解释。


残酷的命运似乎对待这位老人格外温柔,2002年褚老已经74岁了,他在哀牢山上承包下2400亩农场,做起了他的褚橙生意。


褚橙是怎么起家的?褚老简单地说:向朋友们借了点钱。具体借了多少?1000来万。


不墨想了想,不管是哪个老人能用1000多万来种橙子,好像都可以算作是自强不息。


在王石王健林柳传志这些朋友们的帮衬下,褚老的橙子走的又快又稳,搭配上一个破而后立的励志故事,在粗放的媒体过分渲染后,褚橙成了中国最有名的橙子。


从烟王到橙王,褚老走过半个世纪,却又好似一梦华胥。


褚老离世当日,不少朋友在朋友圈点起了蜡烛,配上一盒红塔山,他们转发着那一句“在不该拿钱的时候,拿了属于他的钱”。


这魔幻的一幕不由得让人发问:我们在怀念褚老的时候,究竟在怀念什么?


是怀念一代枭雄的告别,还是羡慕他被人描绘成神话的一生?


资本轮回,人性沦陷。往事如过眼云烟,如果说有什么是能总结的,也许只有褚老绝对不属牛罢了。


感谢阅读,请给我好看!


往期回顾

刘强东:没强奸,出轨了,求原谅

杨永信背后的靠山到底是谁?

郎咸平出轨要钱,吴秀波出轨要“命” 

“虚假宣传又怎么样,反正你们都会买”|从背背佳到小罐茶,你交了多少智商税? 

吸毒艺人都能洗白,家暴明星都能原谅,为何就是没人原谅百度? 

葛大爷讨人喜欢之谜

翟天临:演技好也演不了学霸啊!

吴京为什么这么遭人恨?

刘谦:一个职业“骗子”要如何自辩

刘德华,“晚节不保”? 

原创歌手花粥人设崩塌:抄袭道歉就好了,反正钱我已经挣了

【福利有限,仅限前150名享返现200元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23952.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