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瓣资源

整理比较全面丰富的资源

刘德华,“晚节不保”?

xumeng0032020-11-165

这是  的第 097篇推送


1


对刘德华来说,2007年本应该是顺风顺水的大年:香港回归10周年文艺演出,四大天王难得齐登场。晚会结束时,主席握着华仔的手长达9秒,亲口对他说:我很喜欢你唱的《中国人》,以后有机会多给祖国献唱。


主席的肯定对华仔来说意义非凡,这9秒洗掉了当时坊间传闻央视对刘德华的“打压”,紧接着他的巡回演唱会从呼和浩特开到成都,连开15场,场场爆满,大获成功。


但2007还是在华仔心中留了一个大窟窿,一场与他毫不相干的悲剧,莫名其妙地让他陷入舆论漩涡。


杨丽娟初中辍学回家后的第二年迷恋上刘德华。16岁的一天早上,她突然告诉父亲,她梦见了刘德华,坐在一旁听着的父亲听完对女儿说,他也做了一模一样的梦。


从这天开始,杨丽娟带领自己的父母开启疯狂的追星之旅。从16岁到20岁,足不出户的杨丽娟不断完善那个“梦”,强化关于那个“梦”,她对父母说她一遍又一遍的梦到刘德华,这一切都是上天注定,刘德华是她的命中唯一。


为了实现女儿的“梦想”,父亲提早退休,卖掉房产,借高利贷,最终甚至想要卖肾支持女儿追星。


这一切不正常在杨丽娟一家人看来再寻常不过。这一家三口各怀心思,却能在“见刘德华”这件事上拧成一股绳:母亲觉得见到刘德华生活就能变好了,脱离贫困带来的痛苦;父亲则是恐怖地方式溺爱女儿,女儿20好几了,都是他亲自给女儿洗澡擦身。


至于杨丽娟本人,大概只是想要找一个活着的意义。


1997到2007这10年里,杨丽娟一家在兰州老家和香港间往返三次,为的只有让女儿杨丽娟见上刘德华一面。


2007年3月26日凌晨,在杨丽娟已经参加了刘德华的歌迷见面会并合影后,因为刘德华没能满足她提出的独处两小时的要求,杨勤冀留下7页遗书,跳海自尽。


遗书中,杨勤冀写到:我的孩子杨丽娟为能见你一面,作出惊天动地的低声,已付出13年青春代价。



一直到死,杨勤冀都认为他们一家的悲剧是刘德华造成的。



公众指责如潮水一般涌向刘德华:人家不就是想要见你一面?你凭什么耍大牌?见一面又如何?


对啊,如果见了会怎么样?


在杨丽娟胁迫式的追星没有奏效的情况下,陆陆续续有歌迷模仿杨丽娟,以死相逼想要和刘德华见面。


要是真见了还得了?


是不是粉丝就可以以死相逼,强迫刘德华做任何事?


天王巨星的身份丝毫没有帮到华仔,他看起来是“强势方”,实际上是受害者。他不敢轻易回应,只是听到杨丽娟父亲要卖肾时忍无可忍,透过经纪人说这是“不忠不孝”进行劝阻,就连后来帮杨丽娟一家还的高利贷,都是通过匿名捐款,不愿声张。


束手无策之下,只能以德报怨。


对于杨丽娟一家来说,这是一开始就注定的悲剧,对于刘德华来说,这却是一场无妄之灾。


没有人在乎刘德华的感受,在3月27日那天夜里,他在日记里写到:你不会懂得我的悲伤。



2


最近一次刘德华上热搜,是被网友们发现他和《流浪地球》千丝万缕的关系。


在媒体粗放的渲染下,所以细节都被抹去,只剩下简单地“刘德华扶植宁浩,宁浩又帮《流浪地球》导演郭帆“,这是人们理想中“人帮人”的佳话。


可是成年人的世界,哪里会这么简单。


对于华仔而言,电影是他日后成为天王的重要契机,他1981年入行,1982年许鞍华要拍一部越战反思题材电影《投奔怒海》,本来华仔的角色是要找周润发出演,但是当年台湾是禁止上映大陆工作人员参与制作的电影,电影拍摄场地又是海南岛,发哥顾忌台湾市场,就把角色转手推了出去。


推给谁呢?发哥想了好久,对《投奔怒海》的监制梦说,我认识一个无线的小朋友,名字我忘记了你去找一下。


谁能想到当年发哥的顾忌,把华仔推向了成为天王的快车道。



这部戏让刘德华获得第二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新人提名。在拍摄过程中,剧组成员时不时会去ktv唱歌,担任主演的著名歌手林子祥,在k歌包房里发觉了华仔的歌唱潜能,此后有空就带着吉他教刘德华唱歌。


可以说,《投奔怒海》是刘德华走向天王的第一步。


电影对华仔来说太重要,但他不满足于做一个演员。早期的一帆风顺,让刘德华很早就做起来老板,1991年他牵头成立天幕制作有限公司,打算在蓬勃发展的香港电影业,大干一场。


那个时候的香港电影竞争实在可怕,多年后拍了《窃听风云》和《无双》的导演庄文强定义“港片”,只总结了四个字:功利主义。


当时香港经济飞速增长,电影行业只争朝夕,一部电影的制作周期只有两个星期,一旦某部电影票房不佳,立马就会被市场淘汰。


为什么当年香港黑帮要拿枪指着明星拍电影?就因为拍电影比其他“生意”都好挣钱啊!


华仔的天幕公司开了个好头,第一部电影《91神雕侠侣》香港票房2000多万港币,只可惜往后的四部电影票房不如预期,在电影《天与地》惨败后,刘德华亏掉了4500万港币,让天幕摇摇欲坠,濒临破产。


这时候,刘德华找向华强夫妇求助,这二人也并不是简单地写了4500万港币的支票让刘德华填补窟窿,而是让旗下永盛公司和刘德华展开合作,刘德华在97年前后拍摄了大量商业片,无论是片酬还是票房提成都足够刘德华东山再起。


刘德华用高频的接片率,换取片酬来做影视投资。1997年,刘德华拿出天幕仅剩的50万和几万尺过期胶片,交给陈果拍摄文艺片《香港制造》,没想到这部戏竟然一举拿下第17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导演,最佳电影在内的三项大奖。



这一部电影的成功稍稍挽回了刘德华的电影投资梦,他继续投资文艺片,结果票房又一次惨败,因为公司经营问题,还和合伙人对簿公堂。最终刘德华一手创办的天幕,以他的出局告终。


那个金钱世界,容不下华仔的电影情怀。


如果刘德华仅仅是以商人的心态去做商业电影投资,兴许不会亏这么多,但电影承载了他的执着和情怀,他对身边劝阻他收手的朋友说:一部戏亏少许不要紧,只要出来的效果好就行了。他一边帮王晶成为全香港最挣钱的导演,一边自己投资文艺片,一败涂地。


如果说古天乐是在为慈善事业打工,刘德华就是在为他心中的电影打工。


从天幕退出之后,刘德华建立了自己全资掌控的映艺娱乐。《无间道3》上映后的第二年,香港的经济增速放缓,香港电影也唱完了最后的挽歌,作为演员的刘德华积极投身到合拍片中,他回想起曾经的电影投资梦想,不由得又动了心思。



2005年,他以映艺娱乐的名义发起“亚洲新星导”计划,在亚洲范围内挑选6名年轻导演资助拍片。


宁浩就出身于这个导演扶持计划,与宁浩一起参加新星导计划的还有来自两岸三地,新加坡,马来西亚的五位导演。


新星导计划拿出2500万投资拍片,2500万预算看起来很多,但是实际匀到六个人手上时,却根本完不成大制作。


小成本喜剧成了新星导计划的首选,当时宁浩已经小有名气,他的文艺喜剧电影《绿草地》入围全球50多个国际电影节。这时候映艺的总监,刘德华的合伙人余伟国找到宁浩,说他们愿意出500万投资,拍什么都可以。


宁浩很高兴,文艺片再怎么叫好也很难叫座,他计划着拍一个荒诞喜剧,还没开机他就想着500万肯定不够,得把预算提到700万才能有好的效果。


结果还没等宁浩找刘德华要钱,映艺就传来消息,说500万给不了了,只能给300万。


这300万换成电影制作是个什么概念呢?只够宁浩拍一个半月,这还不算宁浩从演员们身上“克扣”的工资:“保安”郭涛只有八万块,“道哥“刘桦只有两万五,“黑皮”黄渤只有一万,已经是腕儿的徐峥连片酬都没拿到,最后只拿了一万块钱红包。


好在最后这300万的投资换来了近3000万的票房,这算是1991年之后,刘德华投资成功的第一部电影,在宣传时他也帮着出了很大力气。


但是可别忘了,除了《疯狂的石头》,还有五位导演烧掉了华仔2200万啊!


不墨特意查了查,发现其中两部华仔亲自客串的香港电影,一部票房在200万以内,另一部票房没有搜索结果。


新星导计划本来还有第二期,但最终被映艺总监余伟国叫停。如果不是这次运气好投了个宁浩,这2500万肯定是打水飘,一点浪花都看不到。


余伟国怕搞不好映艺又要走上天幕的老路,被华仔硬生生“投垮”,但如果让华仔自己选择,只怕“新星导”计划要从亚洲扩张到全世界。


2011年,刘德华拿着《桃姐》的剧本四处筹资,浅水湾的有钱人们看到刘德华都笑脸相迎,听到他要找人投资电影又笑脸送客。刘德华从香港找到大陆,最终保利博纳的老板于东雪中送炭,只提了一个条件,让刘德华参演。


于老板的本意是想让华仔出镜,尽可能亏的少一点,谁都没想到这部许鞍华导演的文艺片叫好又叫座,不仅横扫金像奖金马奖,还创下了当时的文艺片票房记录,用1200万港币的成本,在内地拿下近7000万票房。


整个华语电影圈,只有刘德华这个备受诟病的“烂片之王”有这样的大局观,他直接影响了受他恩泽的宁浩,宁浩打算把这种传承延续下去。


所以《疯狂的石头》上映十年后,宁浩推出“坏猴子72变电影计划”,和当年华仔一样,扶持新导演,这十名导演里出了文牧野,拍了《我不是药神》,出了路阳,拍了《绣春刀》。2019年《流浪地球》导演郭帆发微博感谢宁浩,说在拍《地球》时宁导帮了很多忙,又是借人又是借道具,就连剧本都是宁浩帮忙搞定的。


回溯本源,掀开尘封往事,最终出现的居然是刘德华的名字。


回想当年刘德华屡投屡败,再投再败,在整个电影业走下坡路,无人看好的情况下,他说了一段非常理想主义的宣言:


电影业不景气,就不做电影了吗?就是因为电影业不景气,我知道很多幕后工作人员没工开,也有很多新导演,他们没有任何机会。既然我有能力,便来试一下为大家提供一个开工就业的机会,也给一些新导演一个发挥的机会。


否则可能两年、三年后,这些导演便会消失,再有才华但因为无投资,无人找他们开戏,结果要转行。


3


影评人说起刘德华,都说他是同辈中“最不会演戏,但却是最努力的那个”,乐评人说起刘德华,最高评价是“华仔一直努力把歌唱好“。


他没办法像梁朝伟那样中午去伦敦喂鸽子,下午回香港,他没办法像张学友那样,一开口就能是天籁之音。他一直忙碌,是艺人中的劳模,他还是在投资电影,期望用自己的余热为下一代电影人撑起一片天。


2018年12月28日,在他的第十四场红馆演唱会上,刘德华因为喉咙发炎而无法发声,他泪洒现场,鞠躬致歉。


“我真的舍不得”。


一时间,“刘德华翘演唱会不退票”的谣言满天飞,多少网友指着刘德华的鼻子骂,说老了就靠这点手段圈钱。演唱会风云再加上近些年“烂片”不断,让刘德华背上一个非常难听的骂名:


晚节不保


要是他真的一门心思圈钱的话,干嘛不假唱?要是他真的一门心思圈钱,干嘛不在内地几万人体育馆开演唱会,而在红馆这个一万人的场馆开唱?


粉丝们在台下大喊“华仔不哭”,散场后记者随机采访,人人都说“不退票”。



但是网络骂战从年前持续到了年尾,网友们开始细数刘德华的“几宗罪”,说他演戏不如梁朝伟,唱歌不如张学友,耍帅不如黎明,总之把一代天王说的干啥啥不行,听的人一愣一愣的。


我所知道的刘德华,可不是这样的。


最终演唱会的风波在刘德华郑重承诺中告一段落,他说要自费申请红馆档期,一直到成功为止,那些“不予退票”的谣言也不攻自破。


2019并没有对这位57岁高龄的天王温柔一点,就像是2007年的那个夜晚一样,他无力自辩,只能在心里对自己说:你不会懂得我的悲伤。


20年前,刘德华写下一首歌词,歌是这么唱的:


往着胸口拍一拍呀

勇敢站起来

管它上山下海

哎哟 向着天空拜一拜呀 别想不开

老天自有安排

老天爱笨小孩


但愿老天真的能对笨小孩好一点,毕竟这个时代能经得起考验的艺人,实在是不多了。


感谢阅读,请给我好看!


往期回顾

刘强东:没强奸,出轨了,求原谅

杨永信背后的靠山到底是谁?

郎咸平出轨要钱,吴秀波出轨要“命” 

“虚假宣传又怎么样,反正你们都会买”|从背背佳到小罐茶,你交了多少智商税? 

吸毒艺人都能洗白,家暴明星都能原谅,为何就是没人原谅百度? 

葛大爷讨人喜欢之谜

翟天临:演技好也演不了学霸啊!

吴京为什么这么遭人恨?

刘谦:一个职业“骗子”要如何自辩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23947.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