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瓣资源

整理比较全面丰富的资源

丁香医生,你是治不好“权健病”的

xumeng0032020-11-165

这是  的第 075 篇推送



1


束昱辉怎么也没想到,说好不过洋节的圣诞,自己竟会收到这样一份大礼。


12月25日中午太阳最大的时候,丁香园旗下公众号丁香医生发表文章《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文章把束昱辉和他的权健架在火上烤。


束昱辉见多识广,没在慌的。作为一家靠“包治百病鞋垫”和“男用前列腺卫生巾”起家的“自然医学公司”,早在2014年,权健就被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曝光:



在暗访镜头下,权健的经销商自豪地说:咱们就是神医!



2015年,新华社跟进权健,发现束昱辉果然不是一般人,居然能在被央视曝光后把业绩越做越好。



新华社文章写到:


连日以来,记者调查发现,权健集团——这家搅动中国足坛,撤资泰达、全资收购中甲球队天津松江俱乐部的直销企业,其多款产品涉嫌夸大保健功能、宣称药品功效,欺骗、误导消费者。


2014年7月份,河南省鄢陵县公安局犯罪侦查大队得知“权健自然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人员进行传销活动。接警后,该局犯罪侦查大队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的37名犯罪嫌疑人带回公安机关。虽然屡遭曝光,权健却是赚得盆满钵满。


公开资料显示,自2013年获得直销牌照后,2014年权健业绩高达135亿,2013年公司全年业绩为50亿元,而2012年权健公司业绩仅为5.5亿元,二年内公司业绩暴增25倍。


在央视新华社的双重“铁锤”之后,权健越活越潇洒,可能是嫌鞋垫和卫生巾的利润还不够高,他们还大力推荐游离在火葬和烧烤之间的“火疗”,在全国开了7000多家“火疗养生馆”,



这玩意儿简单说就是用酒精淋在毛巾上,然后盖在身上一把火点着。火疗在全国屡次爆出烧伤,甚至还有不幸遇难的。



当然,权健的说法是:不是每个人都适合“火疗”。


我倒想看看火疗和“火疗液”的发明者束昱辉,到底一天给自己烧几次。


权健的扩张在2015达到顶峰,除了7000多家火疗馆,还有600多家“权健医院”,800多家“本草女人香会所”,2015年销售业绩高达190亿元。


2017年,经过权威严格评选,权健荣获天津市捐赠百强企业第一位,依法纳税百强企业第13位,促进就业百强企业第45位。


而作为权健的创始人和掌控者,束昱辉也力争上游,尽可能把影响力扩到最大,2015年,天津松江足球俱乐部变成天津权健足球俱乐部,束昱辉为俱乐部买来国脚,还对外声称要买下梅西。



梅西当然不知道有这样一个金枪不倒的公司正在打他的主意,不然他也要慌得一批,昨天凌晨,权健发表“严正声明”,指责丁香医生“发表不实文章”,为的是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在被辱骂了10000多条评论后(我有幸贡献了自己一份微小的力量,惭愧),在确信他们的信徒都不会上网,没人给他们说话后,权健关掉了评论。


无处可骂网友们奔向天津权健足球队,号召球员们脱掉传销球队球服,早日回头,做个男人。


丁香医生给权健的回应非常硬气,直接给怼了回去,



而束昱辉不愧是扛过央视和新华社曝光的男人,他立刻让律师发声,一副同行勿入,互斥不雅的态度。



这条微博真是把人气乐了,谁和你是同行啊?据我所知,丁香医生可没有火葬烧烤业务。



不过权健的舆论策略很明显,就是要把丁香医生强行拉下水,丁香医生的爆料行为抹黑成“行业竞争”。


丁香医生这么做有利益相关吗?有,但是完全不像权健描述的那样下作,也不像某些阴谋论者臆想的那么肤浅。


首先我们要明确一个概念,深受我们喜爱的果壳,丁香等科普媒体,本质上都是商业项目,丁香园背后的C轮投资人是腾讯,B轮是雷军的顺为基金,丁香园本身就是一个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互联网医疗独角兽。


被大佬们相中的项目,不可能用爱发电,他们必然是要挣钱的。


但是挣钱也分三六九等,有些人,就是想要站着把钱挣了。


丁香医生打权健并不是商业对垒,她的利益相关是科学和愚昧的对立,是真相和欺骗的对立,所以权健非打不可,而权健之流的消亡,也仅仅是时间问题。



2


权健的消亡中,除了科普工作者们孜孜不倦消灭愚昧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因素,是他们所谓的“直销”商业模式有重大缺陷。


先和大家解释一下“直销”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直销并不像现代商业,靠资本和市场背书,它靠的是人际关系中的信任背书,一旦产品出了问题,向用户推销这个产品的人和他的人际关系网就会崩塌。


作为舶来品,生于上世纪的美国雅芳,最开始的直销其实就是一个营业员面对一个顾客进行推销,没毛病。


直销作为一种销售模式有优势吗?的确有,特别是在没有互联网的年代,直销靠着口口相传发展新用户,直销的过程节省了广告成本,经销商渠道成本,销售人员可以直接在销售产品后拿到提成。


但是直销的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一旦中间环节增多,销售人员的利润就会被稀释。


90年代,直销进入了中国,本来为了节省成本的销售模式变成“金字塔拉人头”模式,一拉二,二拉四,四拉八。


举个简单的例子,第一级销售卖一个产品是1000元,卖给第二级,他可以拿到300块。第二级又卖给第三级,第二级获取300利润,第三级接盘,第三级又继续往下卖,继续获取利润。


就算不考虑成本,按照三成利润来算,这样的销售到第四次就用亏本,生意只会越做越亏。


从“没有中间商赚差价”,变成了“多级中间商分果果”,这生意还能正常做下去吗?


更何况,金字塔传销骗局根本不会按照他们既定的规则行事,信徒们乍看之下似乎有“上下线”之分,但是除了老板,其他人都是供奉他的下级。



也许你会好奇,这么简单的一笔账,为什么这么多人会信呢?


这就是权健的高明之处,他们特意把规则编的非常复杂:


(2014年中国经济报报道)


这些规则看起眼花缭乱,但实际上就是一个多层次直销,简称传销。


分析人士对记者分析,以上制度显示,这是一个很明显的多层次直销,是被《直销管理条例》和《打击传销条例》所明令禁止的,此外其所谓推广奖就是拉人头,也为直销法律所禁止。


不仅如此,权健的“发展下线”的方式也环环相扣,精心为目标用户设计。


一开始,他们用能够治疗糖尿病,白内障,甚至癌症的噱头吸引中老年人关注,治疗方法不是“火疗”,就是权健出品的药。


为什么是这几些病?原因很简单,对于大多数老人来说,以上这些病都是难以逃脱的慢性病,都伴随着痛苦和后半生的不便。一听到有“偏方”,再加上权健宣讲现场的那些演员,声情并茂地讲着一些毫无根据的“奇迹故事”,那些在现场的“学员”们很容易蠢蠢欲动。


在现场听到这个阶段还没有走的人,大部分都离上当受骗只有一线之隔,接下来权健要做的,只需要稍微灌输:权健,不仅治病,还能挣钱。接着用一些博人眼球的“奖励”,诸如“房奖”,“车奖”进行刺激,不愁没人上当。


这些可不是几年前的历史资料,这一切就发生在昨天。不少媒体昨天去到天津武清“权健直销大会”现场,从第一线发回了最真实的报道。



两千人整齐拍手,为权健喝彩,为束昱辉歌功颂德,“我们不是天使,却胜似天使”。





3


如果说站在常识,科学,商业对立面都可以被狂热和愚昧掩盖,那么权健犯下最严重的错误,就是没有听从伟大领袖的教导,成了人民群众的敌人。


射向权健的万箭中,杀伤力最大,也最让人痛心的,就是四岁小女孩周洋的死。



根据丁香医生的报道,六年前,父亲周二力为了救患有恶性生殖细胞瘤的女儿周洋,卖掉了包括房子在内的所有家当,在北京儿童医院接受治疗。


这个时候,权健开始介入,一名权健经销商称束昱辉可以“治愈”周洋的癌症,周二力爱女心切,就暂时中断了女儿的化疗,让女儿吃了权健公司的“抗癌”药品。


为什么会相信束昱辉而不相信医院?因为在过去几年内,束昱辉都不遗余力地宣传自己“花了8000万买治疗肿瘤秘方”,利用他庞大的“直销网络”,宣传他就是神医。



束昱辉亲自接见了周二力和女儿,周二力花两万块买下权健的抗癌药,他们还特地留下合影,周二力觉得女儿痊愈在望。


但他哪里知道,束昱辉不过是要那张相片而已,他更不知道,这位传说中的神医,连行医执照都没有。


没等小周洋好转,网上就开始流传周洋癌症在权健得到治愈的宣传单:



2015年12月12日,本该被已经权健“治愈”的周洋去世。丁香医生写到:


最后一段时间,周洋用成人剂量十倍的止痛药维持生命。

肚子上一个口子,背后还有一个大窟窿,越来越大的肿瘤瘤体把皮肤顶破,伤口溃烂不堪,连里面肠子都能看见。


人世间最切身之痛,莫过于被一个看起来像希望的东西吸引,等到尘埃落定才发现,原来那个希望只是一个骗局。


魏则西如此,周洋更是如此。


你猜猜束昱辉是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




4


在塑造自身形象上,束昱辉做到了极致。他那些“神话故事”被一次又一次的权健宣讲会传播,他还非常喜欢“慈善家”这个名号,在他的微博签名里,第一句就是“雅安地震捐赠一亿元”。


知道了你的钱是怎么来的,知道你的钱背后是多少个破碎的家庭和消亡的生命,地震灾民可不想要你的钱。


有媒体想要核实这一亿元的捐款,却发现核实无门,能佐证这个消息的只有农工民主党的一个宣传页面。


你猜他捐了没?


今年九月,权健自然医院公众号还特意推送了一则喜庆消息,说束昱辉登上了《财富》封面,


在这个山寨味十足的封面上,放着束昱辉“教你学自私”和他本人的大脸。



别紧张,美国人并没有和束昱辉同流合污,此《财富》并非彼《财富》,这不过是今年6月才注册的财富(天津)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并不是那个美国知名财经杂志。


2014年,束昱辉坐着他的白色直升机降落在江苏盐城和平饭店门口,紧接着被黑衣人护送这坐上豪车施施然离开,留下目瞪口呆围观的盐城群众。


据说买了这架直升机后,束昱辉逮到机会就来一个突然降落,他最喜欢的降落地点就是自己重金买下的天津权健足球训练场,他觉得让球员多看看从天而降的老板,可以激励他们好好踢球。



不知道为什么,天津某些企业家都特别喜欢坐直升机粉墨登场。权健在2017年天津纳税榜单上排名第十三,纳税1.17亿元。同一年登上天津民营企业销售榜单第三的天狮,17年销售额300多亿。


天狮老板李金元也喜欢坐直升机,天狮十一周年庆典,李金元也是乘坐直升机从天而降,施施然落在了雅加达senaya体育场,和10万人一起欢庆盛典。



据报道,权健不少早期员工,就来源于天狮离职团队。这些年也有不少高管从天狮跳槽到权健。黄章晋在《把中医保健品送给全世界》里说:


直销+中医保健品这个无敌组合,是李金元先生最早发扬光大的。


难怪束昱辉一直说自己有传承,有传承是没错,只不过不来源自中医,来源于业内前辈。


(来源:澎湃新闻)


今天下午,《天津日报》报道,说天津市以及责令市监管委,卫计委,和武清区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权健集团展开核查。


无论是天狮还是权健,都像是一个顽疾,明明早该痊愈,却又一直保持溃烂,还不断散发臭味。丁香医生能给的治疗方案都给了,接下来,到底是刮骨疗伤还是寡人无疾,就不是丁香医生能诊断的了。


感谢您的阅读,请随手点赞点好看!



往期回顾

崔永元:你可以打死我,但无法打倒我

致俞敏洪们:真正导致社会堕落的不是女性,而是你们

千万粉丝公众号的坑人广告:贩毒和炒币,在这个产品面前都不值一提

孟晚舟别怕,中国人挺你

小黄车,我的199到底啥时候还我

刘强东:没强奸,出轨了,求原谅

李国庆,当作敢当当?

在公众号后台回复“黑产”,看更多黑色产业深度挖掘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23923.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