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瓣资源

整理比较全面丰富的资源

12岁弑母者想回校念书:我杀的是我妈妈,学校不可能不让我上学吧?

xumeng0032020-11-167

这是??的第?071?篇推送


1


当吴某拿起刀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两个家庭再也没法团圆。


听到吴妈妈的两声尖叫,在隔别打麻将的邻居前来敲门询问,吴某冷静地回应:没事,没事,弟弟拉屎在床上,我妈妈很生气。


吴妈妈之前的确很生气,她发现平日里喝喜酒攒下来的四包烟,居然被年仅12岁的孩子抽完了。母亲挥舞皮带抽在孩子身上,做一个留守儿童的母亲,她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让孩子听话。


孩子半岁那年,她就和丈夫离开家南下到广东打工,他们每个月挣的4000元和3000元工资,除了日常生活,全部寄回老家。


孩子是爷爷奶奶带大的,外公外婆也住在同一个镇上,老人对孩子的管教远称不上严厉。直到2016年,吴家两口子二胎生产,爷爷奶奶年事已高,无力再带孩子,吴妈妈这才从广东回乡。


本来只是例行公事的和父母通过电话“沟通感情”的吴某,在12岁这年,生活中突然多了一个严厉的母亲。


吴某在学校经常和同学打架,偶尔会逃课,就在事发前一周,吴某就翘课三天。作为家里独苗,爷爷奶奶对吴某自小就溺爱的过分,外公外婆也是尽可能满足外孙的要求。今年九月爷爷家里丢了一千元,这个数字在阮江这样的小镇可不是小数目,爷爷反复询问是不是吴某拿的,吴某一开始还嘴硬撒谎,后来钱花完了,他才承认。


不知道过了多久,吴某终于停手,他换下沾血的衣服,把凶器菜刀扔到屋后鱼塘,拿起母亲的手机,模仿她的语气给班主任发微信:


胡老师,吴x明天请假行不?他感冒了。


吴某带着两岁的弟弟在母亲身旁睡了一夜,第二天一早校车来接他上学,他推开窗,给自己请了假。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第二天早上,邻居发现吴某家里一上午没开门,也许是联想到昨晚听到的尖叫和反常的没有开门,邻居便打电话给吴某外公。


到女儿家的外公没有看出异常,他看到吴某陪着两岁的弟弟在客厅玩耍,女儿的房门紧闭,从外面打不开。吴某对外公说,妈妈一早就拿着包去镇上了,外公没有多想,就带着两个外孙去爷爷家吃饭了。


午饭过后,外公越想越觉得不对劲,邻居也说,你最好还是找一找女儿。于是他返回女儿家,打开客厅窗户,踩着不锈钢防盗网拉开女儿卧房窗户,眼前的一切吓的他脑子一片空白:女儿躺在地上,卧室的地上,墙上,床上都是血。


他撞撞跌跌从二楼走下来,呼喊中让邻居报警。


外公还不知道,打不开的卧室门是被外孙用钥匙反锁的,女儿身上20多刀伤口,和被砍下的双手,也都是外孙干的。


这时吴某还非常镇定地回答,说母亲是自杀,和他没有关系。


吴某的谎言没能持续多久,警察来了之后他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母亲是他杀的。


被警察带走前,邻居问他为什么要杀自己的亲生母亲,他冷漠地回应:我就是恨她。



2


吴某被带去警局后,和警察发生了以下对话:


你把你妈妈杀了,你认为错了没有?


错了,但是我又没杀别人,我杀的是我妈妈。


以后怎么办?


学校不可能不让我上学吧?


当天傍晚,警察带着吴某回到犯罪现场了解情况,邻居还目睹了他在楼下发笑。


有什么可笑的?


冷漠也许不仅仅是吴某一个人。


因为吴某年仅12岁,14周岁才是法定刑事责任年龄,警方无法逮捕他,就算拘留和送去少管所都不行,只能无奈将他释放。


从广东赶回来的吴某父亲的做法是要求“政府全盘接手”,他带着家人躲到来宾馆里,因为“就是民愤大了嘛”。



接受采访的吴父看不出流过眼泪,妻子的惨死似乎对吴家没有造成太大的冲击。


吴父第一时间考虑的是自己“孩子的未来”,他打印出自己的诉求,希望“政府帮忙管教,也解决下吃住问题。”



记者问吴父,是否有责备过吴父只是敷衍回应:孩子太小,不懂事。



吴某的奶奶还在宾馆里抱怨,她很担心孙子的学习情况,“让老师来补课肯定没有学校教的好”。



除了失魂落魄,看着年仅34岁的女儿下葬的外公外婆,这起案件里愤怒的只有邻里村民。


没有村民愿让吴某回来。



被警方释放后,吴父第一反应就是带着吴某回学校找校长,希望能让孩子继续“好好学习”,而学校很多家长都不允许吴某回来上学,家长们强烈反对。



要是哪一天我们说他一句,他把我们也杀了怎么办?




3


家长和村民们的担忧难道没有道理吗?被未成年人保护法保护着免受刑法的弑母者吴某,又会变成什么样呢?


接受采访的村民们看得很清楚,吴某不知悔改,弑母之后冷静的可怕,接连撒谎让外公放松警惕,弑母后说“我就是恨她”,回到犯罪现场时还能 笑得出来。


这样的人,怎么能不予以束缚呢?怎么能不予以惩罚?


益阳市教育局此前给出的建议是:计划让吴某更换到无人认识的学校上学。


给出这样建议的教育局领导,说话时真的过脑子了吗?


难道你愿意你孩子,成为吴某的同桌吗?愿意你的孩子成为吴某的同学?


吴某的危险并不是危言耸听,现在的吴某,比行凶之前的吴某更加可怕,他知道杀人犯法,知道自己“犯了错”,但与此同时,他也知道了现在自己杀人不用负法律责任,不用承担后果。


就因为母亲管教严厉,他就能残忍杀害母亲,那还有什么是这个12岁受“未成年人保护法”保护的“孩子”,不敢做的?


未成年人保护法,到底是保护谁的?是守法的未成年人?还是犯法的未成年人?


法律难道不是应该保护受害者?


2010年,广西一名13岁少年韦某掐死了一位男孩,因为未满14岁所以没有追究法律责任,紧接着2011年,此人在家乡持刀伤害一位女孩,被判刑六年。


2015年11月,韦某获得减刑释放,来到广州番禺区。这一次,在光天化日之下,他奸杀了路边的一位年仅11岁的女童...



今年,陕西神木一位15岁少女被迫卖淫后遇害,六名凶手,全都是未成年人。



同样是今年,媒体还爆出下面这起案件,最终结果是“不追究刑事责任,赔偿10.8万元”。



还是今年,湖北孝感一位少女被胁迫脱光衣服,脖子被刺十几刀,大腿被刺两刀,胸腔积血,险些被性侵。



而犯下罪行的,是这位女生年仅13岁的同学。


女孩母亲绝望呼吁:我不要什么赔偿,我就要他家孩子去坐牢。母亲换来的回应是凶手家人的嘲讽:这么多同学,怎么就对你家女儿下手了?凶手家人甚至还扬言要抱负。


这起案件,最终没能立案,原因还是那一句:未满14岁。


首都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康丽颖接受采访时说:我在做少年犯访谈时,好多少年犯自己知道,14岁之前要大干一场,16岁之前你也可以干,但是到16岁之后要收敛点。他们并不是因为不知法而去犯法。


“14岁之前要大干一场”


这是我听到过最恐怖的一句话。


这些未成年人早就不需要法律保护了,这些恶魔就是在利用法律,玩弄法律,来达到犯罪,脱罪的目的。


如此“保护法”,到底是在保护谁?


当法律成了这些未成年犯人的保护伞,谁又来保护那些真正的受害者?


降低刑事责任年龄的呼声越来越高,但是不墨认为,降低刑法年龄,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


我记得曾经前不久看过的一个新闻,美国一个10岁的女孩儿,因为嫌六个月大的小婴儿太吵了,就把小婴儿摔在地上,不停踩踏婴儿的脸,最终导致婴儿死亡。


(被谋杀的无辜婴儿)


这起案件震惊全美,没人想到一个10岁女孩能下如此狠手。


这个女孩儿一开始撒谎说不是自己干的,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现在这个10岁的杀人凶手被关押,保释金被设为5万美元,她将面临一级谋杀指控,最终结果不是死刑,就是无期,并计划在成人法院进行宣判。



如果是在我国,这个10岁的杀人犯将会被如何判刑呢?


就算把法律责任年龄降至12岁,那这个10岁的杀人犯又该如何处置?


《未成年人保护法》的根本问题,并不在于受刑罚年龄下限,而在于不应该一刀切的用年龄作为少年犯,甚至儿童犯的免罪金牌,我们不应该让“年龄界限”,成为那些罪犯的武器。


把“十四岁之前大干一场”,变成“十二岁之前大干一场”,并不能从根本解决问题。


任何国家都没办法做到一个问题少年都没有,一个少年杀人犯都没有。吴某走到今天这一步,的确是教育问题,和他的家庭,爷爷奶奶,社会环境,留守儿童的身份都脱不开关系。


但是,这绝不单单只是教育的问题。


教育需要时间解决,我们能做的,就应该像是用法律震慑成年罪犯那样,震慑青少年罪犯,把这些恶魔心里想的“大干一场”完全抹掉,不管你是14岁,还是10岁,还是9岁8岁,任何年龄段都不可以有“大干一场”的想法。


目前吴某的处理结果是,被送往长沙某收容机构接受三年教育,家庭不用负担费用,让吴某的爸爸爷爷奶奶松了一口气。但这传递出来的,是一种怎么样的信息?


这种处理,能不能震慑那些打算“大干一场”,跃跃欲试的少年犯?


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感谢您的阅读,分享和点赞是对我最大的支持!



往期回顾

崔永元:你可以打死我,但无法打倒我

致俞敏洪们:真正导致社会堕落的不是女性,而是你们

千万粉丝公众号的坑人广告:贩毒和炒币,在这个产品面前都不值一提

孟晚舟别怕,中国人挺你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23918.html

法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