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瓣资源

整理比较全面丰富的资源

基因编译婴儿:“富人靠科技,穷人靠变异”的时代,真的要来了吗?

xumeng0032020-11-165

这是  的第 061 篇推送


前几天,美团老板王兴在饭否上发牢骚,大概意思是说金庸这一辈的文人大家都不在了,而同龄的商业大亨都健在。


我看一把年纪还不忘跑到英国去的李爵士,身体就很硬朗。


王老板话里有话,不墨我道行浅,只能听出来一层意思:超级富豪就是活的久啊!当时让王兴没料到的是,很可能今后超级富豪不仅仅是活的更久,他们的基因也可能变得更加“完美”。



1


赶在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召开前一天,人民网昨天中午特地发出报道《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



传统媒体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开始鼓掌叫好,他们脑海里浮现的画面是“科学家们辛辛苦苦,突破重重考验终于治愈了艾滋病”,新闻报道里的自豪感溢于言表:


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也意味着中国在基因编辑技术用于疾病预防领域实现历史性突破。


具体是什么情况?


南方科技大学生物系副教授贺建奎主导了这次实验,他和他的团队修改了一对双胞胎的基因,使她们出生后能天然抵抗艾滋病。


听起来是不是很厉害?


吃瓜群众们纷纷点赞,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但没过几个小时,事件发展急转直下,122名中国科学家联合发表声明:


对于在现阶段不经严格伦理和安全性审查,贸然尝试做可遗传的人体胚胎基因编辑的任何尝试,我作为一名生物医学科研工作者,坚决反对!!!强烈谴责!!!

112位科学家联合声明把这个实验称为“潘多拉的魔盒已经打开”,“伦理审查”和“安全性审查”是他们关注的重中之重。


按照常理,贺建奎提出这种实验在考察安全性之前,就会被伦理审查委员会一票否定,这种涉及人体的实验,早在1998年就写入了卫生部出台的《涉及人体的医学研究伦理审查办法》。


但是现实情况却是,他的实验一路顺风,本来被严格限制在14天内的人体胚胎研究,居然还在他的研究下完成了整个胚胎发育,生长成了真正的人类。


相关单位被一个一个找出,一个一个甩锅。最先报道这项“研究成果”的文章已经无法检索;通过了贺建奎项目的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回应,说从没接受过相关信息;本来应该作为严格预防这种实验的深圳医学伦理委员会称,这一实验从未进行报备,伦理审查表签名都是被伪造的。


南方科技大学称贺建奎已被停薪留职,所有研究都在校外展开,他们毫不知情。


但是根据最新曝光的文件显示,贺建奎的实验经费来源,正是南方科技大学。



2


处于舆论漩涡中心的贺建奎,一早就预料到了今天这个后果。在采访中他说,如果不是我做,也会有别人做。



真的会有别人做吗?


在2017年初,贺建奎在个人博客上发表文章,那个时候的他还像是个正常的科学研究者,他在《人类胚胎基因编译的安全性尚待解决》结尾写到:


论是从科学还是社会伦理的角度考虑,没有解决重要的安全问题之前,任何执行生殖细胞系编辑或制造基因编辑的人类的行为是极其不负责任的。


但这一切都只是掩饰,过了没一个月,贺建奎就向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伦理委员会递交了申请,要求对人类胚胎基因进行修改,光是他一个人签字分量不够,他还拉了7名科学家给他背书。


根据南方周末的报道,2017年3月,贺建奎联系上了全国最大的艾滋病感染者互助平台白桦林,他向白桦林的工作人员提出了非常鸡贼的要求:让白桦林给他找男性一方感染HIV的单阳性家庭。最终贺建奎找到了7对复合他要求的夫妇,而在实验过程中,七对夫妻最终有一对受精卵成熟,生出一对女性双胞胎。


为什么要找这样的家庭?


因为在艾滋病遗传中,只有父亲是艾滋病携带者,母亲不是的情况下,生下的孩子根本不可能有艾滋病!


而新闻中的这两个孩子要承受多大的生命危险?贺建奎所做的是减除胎儿的CCR5基因,在向7对志愿者夫妇解释时,他表示只要没有了CCR5,他们的孩子就有了抵抗HIV等一系列病毒的能力。


但是他没说的是,CCR5对于人类的免疫细胞功能非常重要,没有了CCR5的人很可能会引起心血管变异,而目前还没有任何研究表明,我们中国人是可以没有CCR5的。


更让人细思极恐的是,没有了CCR5的人类,根本不会像贺建奎所宣传的那样能够完全免于艾滋病病毒,艾滋病毒毒株种类繁多,这种操作也只能免于一种毒株,CCR5相对应的那种毒株甚至都不是中国主要流行那种...


换句话说,贺建奎让这些受术胎儿冒着生命危险,欺骗了7对父母,做了一个毫无科学意义的实验...


对于那对双胞胎来说,她们余生的生命安全都将被罩上阴霾。


贺建奎造的孽,到这里都还没说完。


首先我们要弄清楚一个概念,用基因编辑技术对患者进行治疗,是完全可以接受的。基因编译技术可以用来改造身体细胞,治疗疾病,是一项“收益大于风险,最坏风险可控,应该支持的事情。”


当然,这种情况是要在患者已经患病,知情,并且能够做出决定的情况下。贺建奎在一对毫无必要接受治疗的双胞胎胎儿受精卵进行基因编译,已经犯了大忌。


中学生物老师曾经教导我,人类的基因变异,有一部分是无法遗传的,而另一部分是可以遗传的。一般的基因编译治疗,只会应用在患者自身细胞里,如果治疗得当当然最好,但基因编译产生了最坏的结果,也只有患者自身承担。


这种限制遗传的基因编译,就是科学家们的共识:这是最坏风险可控的事情。


但是贺建奎的实验,完全和上面那个概念背道而驰。


这两个孩子,今后很有可能将被人为修改的基因传递下去。而这些基因,又会产生什么不可控的变异?


没人知道。


举个不那么恰当的例子,这些被人为修改的基因,就像是我们熟知的物种入侵,在已知的稳定生态圈里,突然出现一种  生态圈外的生物,很可能引发混乱,甚至灾难性的打击。


但是那对小婴儿又做错了什么?这是她们决定的吗?甚至于他们父母,在实验进行之前就真的了解了事情真相吗?


这对小婴儿,凭什么不能像正常人一样结婚生子?凭什么就不能有这些其他人都有的人生选择?


贺建奎就是这样,人为的,刻意的,在明知道这一切伦理危险,安全性危险的情况下,用尽一切手段,上了这个头条。



3


看到这里,可能会有不少人觉得贺建奎就是个疯狂的科学家,是个科学激进份子。


但实际上,贺建奎这个人一点也不疯狂,他不仅仅是南科大的副教授,他还是9家生物医学公司的高管,是其中五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在诸多公司中,他一手创办了瀚海基因并担任董事长,这家公司2018年的目标是销售超过3亿元


这家公司卖的是什么?买的就是基因测序仪。


而贺建奎所使用的基因编译技术CRISPR也不是他发明的,甚至这项技术的发明人,都公开呼吁,在全球范围内暂停CRISPR技术在人体胚胎中进行临床应用。



而和贺建奎合作的那家医院呢?


深圳和美医疗是“莆田系巨头”,创始人被称莆田系第二代,和美医疗是中国最大的妇产科专科医院集团,他们的主要业务,就是主打高端产科服务,在北京和美自然分娩,生个孩子最少也要4万元。


高端生产服务,再加上贺建奎不顾伦理安全,不顾被全球科学家所不耻的风险进行的基因编译,指向了一种可能,那就是“高端定制化人类”。


伦理和安全的保护伞被贺建奎生生撕开了一到口子,在他的幻想中,他的这门“生意”,可以优先推销给富人,先说可以让下一代免于艾滋病,再往后就可以说,他们的基因编译技术能给下一代带来更强健的体魄,带来更加机敏的大脑,甚至身高,性别,都能按照父母的要求进行“定制”。


屁股决定脑袋,所谓的“疯狂科学家”,不过是一切向钱看。


霍金生前做过一个预言,他说:


富有的人很快就能选择编辑基因构成,以创造具有增强记忆力,抗病能力,智力和长寿的超人。


当时听来觉得霍金想的太多,现在看来,这一切并不是危言耸听。有钱人变得越来越强,他们的后代一代比一代接近完美,而穷人呢?就只能寄希望于千百万年的基因自然选择,最终想要脱颖而出,只能靠变异。


而昨天被贺建奎当成科技成果来炫耀的那对双胞胎,只能成为富人变强的初代试验品。


她们的未来到底会变成什么样?


癌症研究所博士后吴思涵在知乎写到:



“富人靠科技,穷人靠变异”的这句玩笑话,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样这么真实过。


感谢您的耐心阅读,请随意分享到朋友圈!


往期回顾

崔永元:你可以打死我,但无法打倒我

5000元一晚的酒店:洗不干净的除了杯具,还有人心 

从入狱少年到捐校狂魔,古天乐这半生比电影更传奇 

致俞敏洪们:真正导致社会堕落的不是女性,而是你们

蒋劲夫家暴女友还能圈粉?粉丝们到底是坏还是蠢? 

DG之死:一边骂中国是狗屎,一边还想挣中国人的钱? 

千万粉丝公众号的坑人广告:贩毒和炒币,在这个产品面前都不值一提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23909.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