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瓣资源

整理比较全面丰富的资源

《地球最后的夜晚》,是一场价值三亿的“骗局”

xumeng0032020-11-165

这是  的第 077 篇推送


1


2018年的最后一天,你是怎么过的?


在给大家发完跨年祝福之后,我跑到电影院,确保我兜里的夹片式3D眼镜没有被压碎,在拥挤的情侣群中杀出一条单行线,赶在电影开场前两分钟找到我那个角落里的座位,准备欣赏这部《地球最后的夜晚》。


这部电影给我带来的体验远超预期,这种出乎意料不是电影本身带来的,而是整个观影过程堪称魔幻:一对对跑到影院跨年的情侣们,在电影放映到一半时陆续离场。其中一小拨年轻人离场时,嘴里还念叨着:这tm什么玩意儿!


等最后那个烟花的镜头结束,散场灯一亮,开场时几乎满座影院已经走了大半,剩下的观众也大都从睡梦中被亮光刺醒。离场时我清楚地听到一个女生对她身边的男性友人说:我怕毕赣会被骂!


女生的预测非常准确。看过首映的情侣们跑到微博上大骂导演毕赣,大呼受骗。《地球最后的夜晚》的豆瓣评分从7.2分一路下滑到6.8分。在一向评分大方的猫眼电影,它的评分是2.7分。


让毕志飞导演一战成名的《逐梦演艺圈》,都在猫眼都有6.8分。


同为毕导,提名戛纳,荣获金马最佳新导演的毕赣居然在猫眼评分上不敌被群嘲的毕志飞,难道《地球最后的夜晚》就有这么烂吗?



2


中国青年电影导演中的黑马,每一个都是珍稀动物。《我不是药神》的文牧野是一个,《大象席地而坐》的胡波是一个,《路边野餐》的毕赣也绝对是一个。


毕赣是89年生人,是一众青年黑马中最年轻的那个。他生长在一个叫做凯里的贵州小镇,母亲开了间理发店,父亲是出租车司机,因为脾气不合经常打架,两人在毕赣很小的时候就离异了。


毕赣从小和父亲生活在一起,很少能见到母亲。十四岁那年他写下的第一首诗是给母亲的,虽然写的很糟糕,但是他自认为写的很动人。


那是毕赣和文艺的第一次相遇。


高考后,毕赣去山西传媒学院学编导。学校给他最好的教育,就是疏松的管理能让他在放映室没人的时候独自看艺术电影,去图书馆读艺术史电影史。几年他后成了这所学校排名第一的杰出校友。


大二假期,毕赣自己捣鼓出了一部在他看来非常简陋的作品,这部名为《老虎》的电影不仅收音失败,就连镜头都有多处穿帮。审美和实操的割裂,让毕赣一度陷入自我否定,就连实习都没有选择去电视台,而是去了加油站。


后来这部《老虎》还是入选了南京独立影展,对于一个学生作品来说,已经是不可多得好作品。


毕业后毕赣并没有第一时间开机拍片,而是回到凯里打工,没过多久开了家婚庆工作室,专门给人拍婚礼。在拍婚礼的过程中,毕赣拍了一部《金刚经》,故事就在凯里拍摄,主演是他的小姑父,配角是他的外公。


这部电影的豆瓣影评里,一则评论是这么说的:


他注定成为中国最牛的艺术导演


拍完这部电影,毕赣的婚庆摄影工作室倒闭了,但是这部短片在业界获得了不少肯定,入选了不少影展,甚至拿了香港影展的特别表扬奖。


可这些荣誉并不能轻易的转换成毕赣做电影的本钱,他拿着自己的写的剧本在北京找投资人计划拍片,却四处碰壁,无人问津。


所以他又一次回到凯里,去考了一个爆破师执照,他尝试说服自己,和同乡们一起工作也没什么不好,他尝试忽略自己多年来的艺术构想,尝试做回一个“普通人”。


但是天赋和表达欲的确很难束缚,在做爆破员之前,毕赣拿着从妈妈那里借的两万块钱,把自己写的诗集做成剧本,让自己的小姑父辞职给自己当主角,开始拍一部叫做《惶然录》的电影。


《惶然录》后来改名为《路边野餐》,是2015年中国电影最大的惊喜之一,不仅让毕赣拿到了金马最佳新导演,还拿到金马国际影评人费比西奖,法国南特影展三大洲最佳影片,卢卡诺影展最佳新导演和最佳首部电影,中国电影导演协会年度表彰青年导演。



那些北影毕业的第六代第七代导演们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苦修数年颗粒未收,怎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毛头小子,就这么轻松拿到了这么多国际电影节奖项,拿到了这么多肯定?


最气人的是,这年毕赣才26岁。


如果你没有看过《路边野餐》,我建议你去看一看。这部电影和《芙蓉镇》,《活着》这样的伤痕文学改编的现实主义电影完全不同,是更关注个体表达探索的电影,很罕见,很打动我。


也不知道那些曾经被毕赣拍过婚礼的凯里夫妻们,会不会庆幸自己捡了大便宜?




3


毕赣爆发式的成功,给他和文艺电影都镀上了一层成功学的外衣,《路边野餐》最终在国内上映,这部成本只有20几万元的电影,最终票房报收650万。不算惨败,但是也不挣钱。没过多久,知乎上就有人提问:《路边野餐》这样文艺片,到底要怎么营销才能卖到1000万票房?


一位匿名影视圈内人回答:不论怎么营销,都到不了1000万。


匿名圈内人的逻辑很清晰也很残酷,这样的文艺片欣赏门槛太高,同行和业界再怎么崇拜肯定,以我国目前几乎为0的艺术基础教育来看,大部分人对这种类型的影片都是不感冒的。


这种论调不是没有依据,我国文艺片的扛把子贾樟柯,花了8000万拍的《江湖儿女》最终国内票房仅有7000万,这还是贾科长勤勉地四处宣传,和杨超越共舞的结果。


如果没有海外票房和发行,光靠国内票房贾科长早就饿死了。


我国从不被认为是文艺片的消费大国,有文艺片理想的导演们都会远赴欧洲美国,这几乎是文艺片的潜规则。《江湖儿女》在国内票房超过5500万时,贾科长就已经开香槟庆祝了。


但是,无论是贾科长还是知乎匿名影视圈内人都没料到,文艺片可以有《地球最后的夜晚》这种操作和玩法:电影还没上映,预售就超过一个亿,首日上映后,这部文艺片的票房已经超过2.6亿,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最终票房妥妥超过3亿无压力。


贾科长过去10年的国内票房加在一起,也不见得超过了三亿啊!



4


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


《地球》的宣发团队很敏锐的抓住了文艺片票房不好的痛点:既然文艺片没有这么多受众,那我们就把其他电影的受众“骗”进来。


于是就有了《地球》在抖音的疯狂刷屏,“2018最后甜蜜一吻”成了影片最大的卖点,在12月7日那天,《地球》宣发团队更是天才的想到了一个杀手级卖点:12月31日晚9点50分的那一场电影,主演黄觉和汤唯将在跨年钟声响起的那一刻,一吻跨年。



就这样,“一吻跨年”成了电影宣传最大的噱头,抖音微博上的用户们看着汤唯女神,想起了《北京遇上西雅图》,他们看着黄觉这个大叔型的帅哥,想起了《超时空同居》里的雷佳音,他们回想起去年在抖音上看到的《前任3》宣传,再加上毕赣“文艺片导演”的头衔,幻想着这将会是一场浪漫到骨子里的跨年贺岁片。



《地球》非但没有澄清观众们心中的预设,反而乘胜追击,公布了一系列浪漫海报和预告。年轻人们心中的浪漫和矫情在被抑制的圣诞后爆发,他们纷纷买单,把《地球》的预售票房推过亿。


一直等到观众们骂骂咧咧的中途离场,他们才惊觉这根本不是一个浪漫爱情电影,而是一部冗长难懂的艺术片,汤唯和黄觉在片中从头到尾没有好好接一个吻,一吻跨年时画面旋转,随后开始游动,最终停留在一个燃烧的烟花上,戛然而止。


有媒体报道的数据显示,《地球》37%的影片详情查看都来自抖音,而这些活在“抖音三分钟,世上一小时”,习惯了一分钟看一个高潮的年轻人们,怎么可能有耐心去和毕赣一起探索时空和回忆的边界?


这种刻意的“错位”营销,给《地球》带来了巨额票房,但也带来了浪潮般的口碑反噬。货不对板,观众能买账吗?


但是文艺片与生俱来的“小众”,在部分观众心中演化成了优越感。《地球》上映两天后,各大社交媒体成了文艺青年和普通观众的舆论战场。文艺青年嘲讽普通青年lowb看不懂,普通青年觉得货不对板,说我就是被骗进来的。


豆瓣短评里有一段评价被万人点赞,是这么说的:


老百姓真的苦,自己掏钱买票看电影,看睡着了还要被文艺青年骑在头上骂说:这种梦不是你们抖音用户看的。


要我说,不管是中途离场的观众,还是坚持睡完全场的观众,都应该保留100%骂街的权利。



5


毕赣在电影上映前一个月还在访谈里说,希望能亏的少一点,毕竟是用投资人的钱拍的,最好能给他们一个交代。


《地球》这部电影也的确几经难产,在钱都烧光之后,不仅剧组面临没钱开机的窘境,而且在演员档期全都用完之后,也没能拿出成片。


怎么办呢?最终只能靠着制片人单佐龙求爷爷告奶奶,再加上主演们惜才,这才艰难在严重财务超支和主演档期超支的情况下,完成了拍摄。


制片单佐龙在电影公映前一晚,特地发文,感天动地,他在文中写到:


甚至我们电影的男主角黄觉,还自己出面为毕赣寻找资金,他的两位老友张歆艺袁弘夫妇,二话没说,认下了电影的部分投资,很快把投资款一次性打到了剧组账户;黄晓明与经纪人郭亭婷,更是在剧组最困难的时候,将支持我们的现金连夜打到剧组。在两位监制万总和沈总的努力下,又吸引到多家行业公司和基金的进入,希望帮我们共度难关。


单佐龙的这篇告白让人感动,但是这篇文章也无意中透露了《地球最后的夜晚》的营销,必然剑走偏锋。


原因只有一个:这部电影实在太花钱了。


根据媒体报道,这部电影最终预算落在7000万。导演毕赣才华横溢,但却是第一次接手如此庞大的商业制作,第一次和汤唯黄觉张艾嘉这样的超级大牌合作;制片单佐龙也是半路出家,他本是纪录片导演,因为被毕赣的天才所吸引,才开始做制片工作。


抛开艺术水平和电影呈现,在制片和预算上,《地球》剧组是100%不合格不专业的。


预算从20万变成7000万,票房也自然不可能满足于《路边野餐》的600万,就算是毕赣不在乎,他背后的投资人也不可能答应。


所以毕赣就像是早些时候的贾科长,去接受那些他本不愿意接受的采访,就像是早些时候的姜文,去综艺节目上带着海报赚吆喝。


但一个文艺片导演的号召力又能大到哪里去?


所以在营销上耍手段几乎是必然,只不过,可能连单佐龙本人都没料到,他们的营销效果能好到这种地步。


这样的近乎“欺诈”的手段,卖得有多好, 观众骂得就会多恨。


从毕赣的角度出发,他骑虎难下,天才导演在资本裹挟中硬着头皮,明知道宣传耍诈,但他也不能跳出来说,自家宣发是骗子。毕竟这么多人指望着他养家,他还想要继续拍片,他的职业生涯才刚刚开始。


事已至此,《地球》票房口碑已成定局,这场价值三亿的“骗局”在叫骂声中告一段落,毕赣又会何去何从?


从商业角度来看,毕赣的处境无异于那些被资本愚弄,甚至被资本牵着鼻子走的创业者。


不过比起漫山遍野被废弃的共享单车,起码毕赣的《地球最后的夜晚》,在撕掉浪漫标签之后还是个有价值的好作品。而在他往后向电影大师前进的路上,《地球》的这场营销,也会成为伴随他余生的伤疤。



感谢您的阅读,请随手转发朋友圈吧!



往期回顾

崔永元:你可以打死我,但无法打倒我

致俞敏洪们:真正导致社会堕落的不是女性,而是你们

孟晚舟别怕,中国人挺你

小黄车,我的199到底啥时候还我

刘强东:没强奸,出轨了,求原谅

李国庆,当作敢当当?

丁香医生,你是治不好“权健病”的

2019,记得继续关注我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23848.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