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瓣资源

整理比较全面丰富的资源

那些年欠快播的会员费,早就不用还了

xumeng0032020-11-1618

这是  的第 024 篇推送


1


2016年1月7日,王欣为自己辩护时说了这么一句话:


技术本身并不可耻。


庭审辩论的那两天,北京海淀法院给网民们提供了一整年的欢乐和愤慨,公诉人的业务水平粗糙到让人发指,无知的提问成了网民们嘲讽的对象。



与此同时,全中国网民的极客精神被王欣的“技术无罪”点燃,一开始网民们的怒火集中在腾讯身上,直到辩护人的一句:


公诉人告诉我这个案件是谁举报的,国家版权局的处罚告知书,显示是乐视网投诉的。


腾讯的公关大舒一口气,乐视却成了众矢之的,被网友一顿臭骂。当时在国内呼风唤雨的贾跃亭没见过这么大的阵势,吓的在微博喊冤:咱能背上这口大锅吗?


闹剧般的庭审两天后结束。最终结案陈词,王欣说:公司无罪,我无罪。



站在他身旁的三位高管都说了同样的话,但他们没想到的是,网民的声援在反盗版联盟面前毫无作用,2016年9月13日,快播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宣判,王欣认罪,获刑三年六个月,罚款100万,快播公司被罚款1000万元。


王欣和他的快播被狠狠按死真正原因显而易见。2013年由腾讯,搜狐,乐视的数十家视频网站和版权方发起了反盗版行动,国家版权局罚了快播25万。


这25万对于王欣来说本应该是个警钟,同样被罚的百度在第二天就关闭了百度影音服务器。


到底是王欣无心忽略了这个提醒,还是他抱着“技术无罪”的傲慢,怠慢了警醒?


现在的王欣无比后悔,如果他的快播今天还在,哪还有BAT什么事。



2


今年春节前,王欣出狱。


这个时候视频网站江湖大变样,在牢里每周看互联网杂志的王欣再怎么努力,也没办法跟上时代的变化。


曾经的大佬优酷成了阿里手里的一枚棋子,曾经呼风唤雨的乐视只留下一堆烂摊子,曾经举报王欣的贾跃亭成了老赖出逃国外,曾经和快播一起被勒令整改的百度拿出了一个爱奇艺,成了百度的救命稻草。


视频网站的江湖,再没有王欣的位置。


有趣的是,现在的巨头们看似光鲜亮丽,风生水起,但实际上能够盈利的少之又少。今年年初上市的B站在招股书里自豪地写着:我们2016年净亏损为9.1亿元,2017年净亏损1.8亿元。


这还是亏得少的,爱奇艺三年连续亏损超过25亿,就这样的成绩已经足够支撑起投资人的信心,上市后涨幅一度超过9%,市值突破300亿美元。


而快播呢?


当年的快播处于网络播放的统治地位,2012年中国网民一共5.38亿,而快播的装机量就超过3亿,十个人里就有六个是快播用户。到2014年关停,快播已经累计了5亿用户


要知道,人人都用的微信,到2016年底也才7.6亿用户啊!


在营收上,快播也在网络播放器里的一枝独秀。早在09年,广告商们就揣着千万人民币的合同去敲王欣家门,本来以为这个大老板住在银湖别墅,却没想到他住在10平米出租屋。2013年,快播营收破3亿,法庭判定其中1.8亿为盗版和淫秽内容。


无论法庭上王欣和辩护人辩论的再怎么精彩,再怎么出色,再怎么打脸,快播靠着色情内容获取大量流量是不争的事实。



按照王欣的辩护逻辑,快播只提供技术,所有的内容有站长提供。那些年几乎所有资源网站都可以直接通过快播播放,不用提前下载,在线观看时可以不占网速,这种杀手级功能独步全网,P2P加速技术被王欣用的出神入化,打开在线播放视频只比打开本地视频文件稍慢一些。


王欣口中“无罪”的技术,成了传播盗版和色情内容的最佳工具。在迅雷下载和VeryCD电驴分享站流行的年代,发现了快播的用户觉得自己之前简直活得像个原始人,“快播”成了那些年男生口中的暗号,一旦在桌面上看到了快播的图标,就露出会心的微笑。


毕竟盗版电影和色情内容是互联网“刚需”,恐怖的流量让快播不断扩张。到了2013年,还在为版权和营收挣扎的腾讯乐视优酷们,看着赚的盆满钵满的快播心里不是滋味。


凭什么大家都苦哈哈地要版权要监管,合着就你一个人成本这么低,赚的还那么多?


对内容不负责任的快播,和想要将版权正规化的维权联盟之间只能是个零和游戏。在监管还没兴起的时代,互联网原住民们只认得“免费”和“无广告”,如果人人都选择最让用户满意的快播,最终结果只能是:影视作品创作者无法通过版税和广告养活自己,创作者越来越少,整个行业都会被快播“无罪”的技术拖垮。


乌托邦之所以无法实现,是因为没有人能为无限的欲望买单。


这么简单的道理,王欣和他的团队不可能不明白,但是这种“互联网开荒”时代的做法让他们习惯了唾手可及的利益,以至于他们不愿意掉头。沉淀了数年的王欣明明有机会像百度,迅雷那样上岸,但他却还是选择了一条道走到黑,用自己最习惯的方式把整个公司拖垮。


王欣坐牢,真的怪不得贾跃亭。



3


比起为贾跃亭奔走疾呼的甘薇,王欣的妻子做的一点也不差。


2015年6月,快播案还未宣判,王欣太太开通微博,开始用微博给网友讲“我和王欣的故事”,不久后一篇《老公你好吗》的长微博打赏次数破万。




只要是王欣夫人发微博,永远有数不清的前来捧场的评论:“欠王欣一个会员”,“大哥一定会东山再起”。


一直到2017年11月,王欣妻子在微博上预告:“终于快要出来重振雄风了,老公等你。”


王欣夫人能这样深情也是有王欣作为物料支持的,比起远走美国被无数人讨薪的贾跃亭,王欣的员工们提起这位前任老板都只有满满的怀念:快播公司实行不加班政策,有孩子的员工以提前一小时下班,节假日会让员工提前半天下班回去陪伴家人,甚至员工之间恋爱了,公司都要发双份红包庆祝。


这湖南出身的穷小子,终于在快播搭建了属于自己的乌托邦。


在监狱里的那些年,快播团队解散,公司人去楼空,只有王欣夫人为他保留着不到50平米的办公室。


只可惜王欣夫人这么努力的煽情,王欣还是无法免除牢狱之灾。化身悲情英雄的他,至今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当时到底错在什么地方。在快播最应该和过往上不来台面的原始积累划清界限时,王欣却直接砍掉了公司的市场销售公关部门。


除了技术,他什么也不信。


对于资本王欣也有一种本能的回避,当时暴风影音刚刚拿到IDG的投资后想要收购快播,被王欣一口拒绝。在腾讯优酷乐视们的围剿来临之前,周鸿祎甚至还想要撺掇着王欣上市。


如果当时真上市了,严厉的资本驻扎进王欣的乌托邦进行改造,也许就能把乌托邦变成理想国?当初王欣拒绝暴风的收购,结果暴风上市一路暴涨,王欣却落得牢狱之灾。让无数股民血本无归,无数员工讨薪无门的贾跃亭,却能在美国继续“为梦想窒息”,继续追逐他的造车梦。


这就是程序员创业保持天真的代价。


王欣是手里握着200多个国家专利的技术狂人,但是骨子里还是个诗人。在关进去之前,他连续发了两条微博,都是《多么痛的领悟》的歌词,前几天快播宣布破产,王欣又在微博上吟诗。



王欣多次说自己只是个产品经理,但是在他进去的这些年,同样文艺的产品经理张小龙已然封神,人家的文艺情怀和伤春悲秋可以放在微信的启动页面,微信现在成了10亿人离不开的生活工具。


同样是产品经理,王欣的产品却一去不复返,他对于产品最后的斗志随着快播的消亡而消亡。比王欣先出狱的快播CTO张克东还在微博上欢迎他,说“我技术准备好了,人也在,就差你了。”


张克东不知道,王欣其实早就不在了。2月7号王欣出狱,带着想法的李学凌,姚劲波在监狱外面等王欣,打算抢在所有人之前对他投资。他们耐心的等着王欣洗头换衣,最终却只等来一句再也不做播放器和视频网站的誓言。



现在的王欣开始讨论区块链,讨论人工智能,他曾经视为最爱的快播在9月4日破产清算,这个曾经中国“最有种”的男人也和他的快播一起,烟消云散。


至于人们嚷嚷着那些年欠王老板的快播会员,早就在王欣宣判的那天一笔勾销。


往期回顾

李嘉诚第二不好当

坠入深渊十九年

昆山被反杀的龙哥,心里装着一个黑社会

华住泄露5亿开房信息,开房丧命的时代正在降临

自如租房:不止收你的租,还想要你的命

京东爱情故事


个人转载内容至朋友圈和群聊天,无需申请转载权限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23841.html

快播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