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瓣资源

整理比较全面丰富的资源

那些出卖卵子和子宫的女孩们

xumeng0032020-11-165

这是  的第 011 篇推送


1


最近,小敏一直心神不宁,她脑子里一直盘旋着一个概念。


“我想要个孩子。”


她会拉着丈夫一起去逛母婴店,买衣服逛街的时她会下意识看看有没有亲子款,看到邻居家的小孩儿她也会热情的打招呼。


小敏今年已经35了,目前是一家深圳上市公司高管。10年前,她和同样优秀的大学同学结了婚,两人感情一直很好。


两人的关系并不是传统的“男主外女主内”,反倒是小敏先丈夫一步晋升到了管理层,两人经济上平起平坐,互相尊重,感情稳定,是朋友圈里令人羡慕的模范夫妻。


“但是最近她总是在想这件事。”


饭局上,小敏丈夫满脸苦涩,他们邀我吃饭本意是想让我给小敏一些开解,但是还没等小敏开口,小敏丈夫率先发难,滔滔不绝倒苦水。


夫妻二人很早就想过要孩子,小敏丈夫倒还好说,他们有足够的财力在深圳请最好的保姆,但是对于小敏而言,要孩子就不只是花钱那么简单了。


“10个月。我要浪费掉10个月时间。”


小敏说的“浪费”,刚好是怀孕的时间。说是10个月,其实至少要一整年。就算是她这样的女强人,也没办法在生育之后立刻回到工作岗位。


但这些都是后话,最令她担心的,恰恰是这10个月产假,她在公司的位置不保。


她举出了京东杜爽的例子。


杜爽在京东一路做到了副总裁之位,是少有的女总裁。去年年初,杜爽意外怀孕四个月,等到藏不住的时候才向刘强东坦白。杜爽当着京东全体高层,和央视纪录片记者的面向刘强东“逼宫”:“我一定不会耽误工作的老板。”,言下之意就是想要留住自己在公司的位置。



但是于情于理,怀孕了就是应该休产假,杜爽当时手里把握着京东两个非常关键的项目,不可能因为负责人怀孕就将项目搁置。


结果,饭局上刘强东上演了一出杯酒释兵权,当着镜头和杜爽直言:该休息休息,你也要给下面的兄弟们一些机会。


去年6月,杜爽在京东休完了产假后,因为“压力过大”而申请离职。


小敏说这件事,脸上写满了不甘。


“我自负达不到杜爽的境界,但是如果我一旦怀孕,下面立刻就会有无数小朋友“自告奋勇”要替代我的位置。老板也不可能为了迁就我而停止项目进程。”


“在这个男权社会,天知道我做到现在这一步有多难。等我休完了产假,回到公司也就只能养老,那个时候就算公司肯要我,我也没脸继续做下去。”


但是另一方面,小敏本身是个非常喜欢孩子的人,她体内母性的召唤,让她又不肯放弃成为母亲的可能。


小敏很讨厌这种两难境地,对她来说,孩子和工作带来的社会地位同样重要。两者就好像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这不是钱的问题,我凭着自己的努力,好不容易走到今天这一步,凭什么怀孕了就都要拱手让给别人?”


直到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在网络上看到了一则广告。


“只要40万,轻轻松松让你抱上孩子!”


乍一看,小敏还以为这是不孕不育的广告,他们夫妻俩并没有生育功能障碍,他们曾经有过一次意外怀孕,都因为种种原因而去做了人流。


但最近的烦恼让小敏对“怀孕”和“孩子”格外敏感,她点了进去。


点开广告,小敏才发现,这并不是治疗不孕不育的莆田医院广告,而是一家香港代孕机构广告。



代孕,似乎是小敏的唯一选择。


2


与有钱不想怀孕的小敏截然相反,24岁的姑娘美琴,生活完全是另一幅光景。


美琴现在非常渴望怀孕。


半年前,美琴还住在偏僻破旧的出租屋里,现在她已经住上了令人羡慕的大别墅。


但住在大别墅里的她,人身自由被严格限制,任何入口食物需要经过科学安排。


半年时间里,她的子宫里已经被安置过4次受精卵,其中三次流产,一次因为客户的“需求变更”而打掉。


客户变更的需求是孩子的性别,最开始他们想要个女孩儿,但是在三个月大的时候又变了主意,想要男生。


在我国人口密集的一线城市,这样类型的“大别墅”数不胜数,别墅可以形容成“军事化管理的疗养院”,别墅里住着的,都是像美琴这样的代孕者。在代孕行业内,她们被统称为“代妈”。


美琴从来不觉得自己没有人权,相反,她认为这是自己一生中最好的机会。同工厂的表姐就是因为成功代孕两次,拿到了三十多万人民币,她觉得自己也能挣这笔钱。


“我又不是卖身,我这是献爱心做贡献。”


但想让美琴献爱心,价格比较高,目前的“市场行情”是40万起步,均价在7~80万,上不封顶。最夸张的是深圳的一家代孕中介,号称可以让小孩儿拿到任何国家的国籍,最受欢迎的是美国国籍,要价百万人民币。


献爱心的说法并不是美琴发明的,而是整个代孕行业一贯的口径。这些公司一般都会冠以“国际”,“跨国”之名,其实就是扎根本土的代孕工厂。这些公司使用的话术也出奇的一致,某知名代孕中介甚至开通了新浪博客:生命的延续,精神的传承,从一个高质量的胚胎开始。


在国家开放二胎政策后,他们更是大张旗鼓,将代孕业务宣传为“新时代的希望”。


这样说也许会让这些文化程度并不是很高的农村女孩儿,更容易接受自己出卖子宫的事实。但不论这些中介说的再好听,在我们国家,商业代孕是违法的。


目前的代孕有好几种方法,第一种叫做“人工方式”,但‘代妈’处于排卵期时,男方体外排出精液,女方用注射器吸取注入子宫。这样的方式最简单,最安全,成本最低,但却无法满足像小敏这样的潜在客户的需求。


在她看来,孩子必须百分百是自己和丈夫的血脉,必须是双方“爱的结晶”,是双方DNA的交缠。


第二种叫做“自然方式”,在双方协商好的情况下,在代孕者排卵期,双方直接发生性行为,体内受精。几乎没有人能接受这种方式。


第三种,也就是美琴的“献爱心”。通过试管的方式,将客户提供的受精卵植入代妈腹中。


最终一种叫做“盲捐”,类似于捐精,代孕者只需要提供卵子。本来盲捐是一种公益性行为,受捐者无法选择卵子来源,无法见到捐卵者。但经过中介们的“升级”,捐卵成了卖卵。


一开始,美琴也想过只“捐卵子”,成功捐一次卵子可以获得小几万的收入。


但是“捐卵”对于美琴来说门槛颇高,想要收获8,9万的收入,首先必须是大学生,对容貌,身材,身高,甚至才艺都有要求。


(图片来源:TVS1《今日一线》)


在第一次去“大别墅”时,她就看到过两位前来“应聘”的学生,在中介的极力劝说和与大学生们对比的心里落差下,让美琴选择了“捐卵”的升级版,直接租出自己的子宫。


在常人看来,植入受精卵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受术者需要躺在手术台上,张开双腿,医生会用窥阴镜撑开阴道口,在B超的引导下将受精卵注入美琴身体里。


为了不让受精卵“掉出来”,在受术后美琴还要平躺着几小时。


这几个小时里,美琴强迫自己去想拿到钱后的美好生活,尽可能不去思考往后的10月怀胎,不去思考那些她不太明白的伦理道德问题。


18万可以改变很多东西,美琴可以回县城盖房子,可以让父母不再做农活,她甚至已经想到了要在街口开一个小卖部,柴米油盐再卖点烟。


她觉得这样自己就可以安度一生。


现代医疗技术很容易就能判断出着床是否成功,短短两天之后,在医生的反复确认下,美琴成功了。


3


这个阶段成功了并不代表美琴就能顺利生出孩子,拿到她梦寐以求的18万。哺乳动物的生育本身就伴随着极大的风险,能否顺利生下孩子,根本由不得美琴控制。


在尝试4次失败后,美琴已经渐渐失去了耐心。但这半年时间好吃好喝的环境下,美琴知道自己已经回不去了。


她亲眼目睹了那些代孕成功拿到钱脱身的代妈,在把钱花光后又回到大别墅,有过一次成功生育经历后的代妈们更受欢迎。


10个月18万,在这群月薪不过2000的年轻女性看来,没有比这更好的工作。


代孕对他们这群人来说就像是吸毒一样难以戒断,在低成本高收益之下,代妈们自身的健康早就被弃之不顾。


当然,代妈们也会怕死,她们也会有产前焦虑,在代孕行业里,医生优先考虑的从来都不是代妈们的死活,而是“客户孩子”们的健康,是剖腹还是顺产,医生们优先考虑的都是“客户的需求”。


负责运营代孕的中介们,熟知人性的贪婪。他们知道大学生们和年龄更小的进城务工女孩很难接受10月怀胎,所以大学里的小广告都是高价“卖卵”的;他们知道大城市里的各大代工厂“厂妹”们,很少有人能拒绝一年将近20万的“年薪”,他们甚至在“厂妹”中间发展代理商,拉一个人过来奖励5000元现金。


中介小张学历很高,他曾经看过一部外国电影,电影里吸血鬼们将人类圈养起来,源源不断的为吸血鬼提供赖以生存的口粮血液。在代孕届,被封闭式管理的代妈们也被称为“圈养”,那些只是定期报道,可以自由生活的代妈,则被称为“散养”。


在他心里,他们这群中介其实和电影里的吸血鬼没什么两样。前两天广州发生了一起“卖卵”导致的恶性事件,卖卵者年仅14岁,也许才刚刚经历初潮,就被他的同行骗去卖卵。


在取卵手术6天后,这位14岁的孩子两侧胸腔积液,家人甚至怀疑她患上肝癌。


报案后,警察突击了那处中介,现场发现了很多“催卵”药物。为了能确保卵子采集,中介里的手术操作者根本不会考虑捐卵者的健康,会最大程度让捐卵者排卵。


这会对捐卵者身体造成极大损伤,不仅会影响今后正常生育,严重的还会危及生命。


但是中介们的眼里,良心不及赚到的现金。代妈们所居住的地点也非常讲究,一开始代妈们都会被安排在普通小区,等到成功怀孕几个月,肚子渐渐大了就会被转移到更加偏僻,掩人耳目的郊区大别墅。


在附近居住的居民早就见怪不怪了,“生完了一批就走一批,好几年了。”


在正规医院生产需要准生证等多种手续,有的中介为了避免麻烦,还会高薪聘请在职的“名医”,在中介搭建的“实验室”定期坐诊,接生。有的中介神通广大,能通过各种不法手段将待产代妈送进三甲医院生产。


一条存在已久的黑色产业链,遍布全国一线城市。


4


像小敏这样,又想要“亲生骨肉”,又想不想10月怀胎的女强人,是中介们眼里的香饽饽。深圳成了代孕中介们眼里的一片蓝海,这里是中国最发达的城市之一,互联网科技公司林立。


中介们的口口相传:全国最有钱的人都在深圳嘛。本来扎根北京的中介们都费尽心力想要进入深圳市场,这里的要价更高,更加“灵活”。


在饭局上,听我说起了代孕中的种种不人道,小敏还是心痒痒。对于有钱的中产阶级,甚至像小敏这样早已财务自由的家庭来说,百万以内就能无痛为自己传宗接代简直是天上掉馅饼,小敏盯着我说:“其实已经非常划算了。”


但他们花出去的钱到底进了谁的口袋?除去目前代妈的均价20万,中介们至少能赚取30~40万的黑钱。这其中代妈们的健康,利益无法得到保护,在这条黑色产业链里,到底有多少代妈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有多少代妈一生落下残疾?又有多少代妈一生也没办法有自己的孩子?


她们很多是年少无知的小姑娘,在20来岁的年纪,禁不住“巨额”财富的诱惑,禁不住代孕中介们一遍又一遍的洗脑。


这些年轻女孩们的卵子和子宫,不应该被黑心中介像买卖宠物一样拿来交易。


吃完饭,大家兴致阑珊,小敏夫妇开车送我,一路上我们并没有再多做讨论,我不知道小敏到底会不会去找那家代孕中介,我也不确定我口中的道德和伦理,能不能抵抗小敏心中对于事业和家庭的双重渴望。我能确定的是,在深圳还有无数像小敏这样的潜在客户等待中介们去撬动,在诸如各大代工厂,还是会有无数中介去发展“代妈”。


游离在违法边缘的黑色产业,利用的是人性,侵蚀的是人心。


随着贫富差距越来越大,也许代孕黑产还会越来越红火。如果代孕真的要作为产业,也应该规范合法,代妈们的利益应该被保护,一切都应该公开透明。


路过一排别墅,我不由得想,这其中会不会就有那些黑产中介们住下的“圈养中心”呢?


但愿没有我想的那么多。


你还可以看:

爱心众筹的地下江湖

大佬性侵案:那些假装成长辈的人渣们

李嘉诚第二不好当


长按关注大叔,阅读更多好文

和大叔一起成长

写作不易,分享和点赞是对我最大的支持和鼓励

谢谢大家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23816.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