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瓣资源

整理比较全面丰富的资源

放置同人文--《奇兵史:堡垒与毁灭》·第三节

xummnl2020-10-0542

奇兵史:堡垒与毁灭


第三节:寒冰陨落


战至深夜,在风行者们射落最后一只毒女之后。精疲力竭的士兵们终于缓了口气。“塞拉!能看到还有敌军吗?”克里斯的嗓子已经沙哑了。“没有看到新的敌人!”塞拉回答道。”注意警戒,辛苦了!“”没关系!让大家休息下吧,我继续保持警戒!“


”就地休整!“总教头一声令下,补给队伍涌向各个方阵:大块的肉干、汤、水果,每人还可以领到一杯星月果酒,犒赏奋战的勇士。树精们还在不知疲倦的医治伤员。后勤部队将还比较完整的尸体搬运至斗场上清理、整装,无法辨认的也尽力拼凑完整……冰闪独自坐在斗场的台阶上,沉默不语。


瓦伦丁靠着城垛麻木的嚼着肉干,怔怔的盯着盾牌上的象征瓦伦丁家族的雄鹿徽章,不时的喝上一口酒。“我们赢了吗?为什么没有胜利的感觉?它们还会再来吗?它们从哪里来?它们为什么而来?……”数之不尽的问题在小王子的脑中旋转,没有人能给他答案。望着眼前同样疲惫麻木的士兵们:“他们在为何为战?”


“……他们为何而战?”五年前的一幕重现:瓦伦丁十三世国王身后跟着年幼的小王子,在皇家花园里散着步,“他们即便是难逃一死,也要将自己的剑插进恶魔的身体,手握武器死去的战士是没有荣誉的!”国王摸着小王子的头,向他讲述第一次恶魔之战的传奇故事:“每一个战士,如果他有赴死的勇敢,那么他一定有为之而战的理由!没有任何一份勇敢是毫无缘由的。孩子,如果有朝一日,你不得不走向战场,你必须找到这个理由!否则,你与乞丐并无二异。一个祈求食物,一个祈祷胜利。如果,你没有一个为之而战的理由,胜利永远不会站在你这边。而且,孩子,记住!你的理由也一定需要包容所有与你并肩而战的人们,共同的理由!”说罢,国王的眼光落在高地之下广袤的诺萨文特的土地上。“终有一日,你将为王。但你要知道,这并不是一种权利、一笔财富。若为王,你看这所见之地皆为你的责任。你当服侍于这土地上的一草一木,一荣一枯,为每一个呱呱落地的婴儿赐福,为每一个死去耄耄老者的添土,为丰收干杯,为灾厄绸缪。而你必须为他们而战!“小王子懵懂的点了点头,国王轻轻的抱起了他,放在肩头,指着远山道:”未来,你一定会成为更多人的王。服侍更多的世人。当你学会为他们而战之后,你还需要去寻找一个属于自己的理由,这是一个与王无关的理由。没有任何人可以教你,你必须自己去寻找它的意义!““我为何而战?”瓦伦丁王子自问。


“弟弟!”塞拉的到来打断了瓦伦丁的思绪。“姐姐,你不继续警戒了吗?”“轻羽·德琳在警戒,让我休息一下。”此时瓦伦丁才注意到姐姐的状态,突然心酸不已。因为长时间的施法消耗,塞拉的脸色苍白不堪,不见一丝血色。原本俏皮温柔的眼眸,此时也暗淡无光。“她一定累坏了!”瓦伦丁站了起来,扶着塞拉坐下,命人去倒上一杯热的羊奶。“对不起!如果我足够的强大......““别自责!瓦伦丁!”塞拉打断了小王子的羞愧,“我们都有自己的责任,没有谁可以去替代谁,别忘了,我们在一起,每个人在一起才是最强大的存在!”“塞拉·瓦伦丁。“此时罗萨走了过来,手中提着一个羊皮水壶。罗萨走近塞拉,面露关切:”可怜的女孩儿,看看你,累坏了吧?“罗萨总是那么擅长温软人心,永远是一位慈祥的值得信任的长者。“喝点这个,通天树的树汁。它会让你好些。”说罢将水壶递给了塞拉。“谢谢罗萨老师!”塞拉深深的喝了一口,顿时觉得疲惫感一扫而光,脸色也逐渐的红润了起来。罗萨微微一笑,摸了摸塞拉的头:“好孩子!好好休息!你永远都会是我最骄傲的学生!“


看着远去的罗萨的身影,塞拉暗暗的叹了口气:“多么怀念在星月谷跟随罗萨老师学习的日子啊~在森林里与小精灵一起跳舞,捉弄笨拙的格鲁。还有各种甜美的果子……维萨女王还会教我唱树灵的歌谣。“塞拉捋捋头发,站了起来,把兜帽重新戴好,看了看瓦伦丁,微笑道:”弟弟!打完这一仗,我就答应你的愿望。“”啊!真的吗?啊!谢...谢谢姐姐!”瓦伦丁眼中闪烁起光芒,兴奋的搓了搓手:”我们一定会赢的!“塞拉坚定的看着他点了点头。


“塞拉!克里斯!有情况!”轻羽·德琳在塔楼上大声的发出警报!“列阵!”克里斯蒂安一声大吼,战鼓再次响起。塞拉急奔向塔楼,回头看了一眼瓦伦丁,喊道:“我们一定会赢!”小王子举起了拳头,重重的捶了捶胸口,转身戴上了头盔,拾起剑盾,重新回到重甲军阵之中。“准备迎战!”军令声四起。塞拉重新回到了塔楼,顺着轻羽·德琳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深渊底部的熔岩仿似全面沸腾了起来,巨大的岩浆泡不断的咕嘟着,而且越发的强烈。即将到来的会是什么?


突然,一道熟悉的火光从底部射向城南的投石机防线,瞬间三架巨型投石机化为灰烬。“是巨虫!”塞拉喊道!话音未落,无数道火光攻向各个方向的巨型投石机,顷刻间,投石机尽毁。“散开!散开!”克里斯蒂安大声的指挥着,塞拉再次举起永彻冰杖汇聚起寒冰球。嘶的一声,一道火光直射向塔楼上的塞拉。“塞拉!小心!”克里斯发狂的冲着塞拉喊道。塞拉沉着的往后滑了一步,双手撑起一道坚冰盾墙。巨大的冲击声和寒冰碎裂的声音震荡开来,随着冰雾散尽,弹开好几米远的塞拉支撑着法杖,没有倒下,强硬的接下了这一击。“我没事!”塞拉站了起来。这一次突然的袭击,猝不及防,很明显就是奔着塞拉来的!和之前散乱的打法完全不同,极具战术性。这一波攻击,让克里斯蒂安如临大敌:很明显,这次来的恶魔是有准备、有纪律、有智慧的,且规模更大。“该怎么办?”克里斯蒂安抬起头,问向苍穹。但,没有回答。


“克里斯!”塞拉在残缺的塔楼上惊骇万分:“克里斯,那……那是什么?”众人随着塞拉的眼神望向深渊。“哦~星月众神保佑!”就连一贯波澜不惊的罗萨·卡姆斯高阶牧师,此时也同众人无异。熔岩中,一只巨大无比的、铁青色的利爪伸出,支撑在岩壁上,仅这一个不起眼的动作,就震的整座火山为之动摇。挂在手臂上的岩浆大块大块的脱落,溅起的岩浆高达十几米之高。紧跟着,从熔岩中露出了更为触目惊心的景象:两只巨大的双角,冒着火红色的鬼邪的光芒,在它们之下是一个硕大的头颅,狞动着的血盆大口,足以吞下整座塔楼。


转眼间,这个巨大到超乎认知的恶魔站了起来!涂着红色图腾的脸上,两只冒着热气的血色双眼,出现在城南所有人的面前。它的身躯几乎占据了整个火山口,手中提着一把与其身型不分上下的巨剑,另一只手则从熔岩中抽出一根燃烧着的鞭子。呼吸间喷吐出恶臭的灼人气浪。


“人类!树灵!矮人!”眼前这噩梦中也难所见的存在,竟然说话了:“放弃徒劳的抵抗,接受深渊的恩赐。“源自它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深深的折磨着每一个人的耳朵,激荡着胸腔,似乎唤起了每一份苦难的回忆,无尽的绝望感一波波的随着鸡皮疙瘩冲向头顶。与这种绝望感更为匹配的是:几十只与此前无异的巨虫攀附在它的背上。几百只毁灭的虫眼瞄准着所有人。


这种颠覆所有认知、超越任何传说的毁灭化身,就如此出现在眼前。你能看到它的筋脉,闻到它的气息,甚至能感受到它的温度。没有任何语言足以形容它的震撼。少数意志薄弱者跪倒在地,哆嗦向众神祈祷。即便是克里斯蒂安这样勇冠三军的总教头,此时腿脚也不听使唤,无法挪动半步。


“你是什么东西?有名字吗?”一阵戏虐之言从塔楼上传来,来者正是艾斯布林克。“快走!”路经呆立的塞拉身边时,冰闪凑过去耳语道。塞拉这才缓过神,警惕的撤下塔楼。“嘿!我说你呢,嗝儿~你长这么大,没有名字吗?”恶魔的目光移向冰闪:“蝼蚁不配知道!”话音未落,一声闷雷伴着一道彻寒的剑气直劈恶魔右眼,铛的一声,命中了。然而,它竟毫无反应,甚至连眼都不眨一下。“哼哼~无知的蝼蚁,如你所愿,记住我的名字,它将是你们最后一丝理智的记忆。”恶魔将巨剑直插深渊,这巨大的力量引发的震动,波及到一百公里之外的星月谷,通天树沙沙作响。“这是一场灭世浩劫,没有人能置身事外!”在通天树下的维萨向着北方叹道。


“享受巴洛克领主的折磨吧!”两道火焰双翼从它的背部嗡的一下展开来,握紧剑柄的双臂血管喷张,熔岩般的血液透过皮肤依稀可见。一阵阵沉闷的、巨大动能催动的低鸣从地底深处传来,巨剑猛的一下被拔出,一道巨大的熔岩柱喷薄而出,飞溅的熔岩随即在内墙之上带起一片片的凄厉哀嚎。思绪空白一片的瓦伦丁搀扶着塞拉,和布利等人,四处慌乱的躲避。随后整个火山活动了起来,翻滚的熔岩伴着地动山摇翻涌着涌向火山口。


刚刚躲入箭塔的瓦伦丁,惊恐而羞愤,拿不出那怕一分勇敢去面对这个敌人:“啊!!!!!!!”没有什么语言可以组织,唯有一声狂吼来宣泄这五味杂陈的情感。塞拉望着他,摸着他的脸道:“记住!弟弟!你是瓦伦丁的子嗣,未来的国王!先必须!让自己镇定下来!”瓦伦丁点了点头,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我们该怎么办?”塞拉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但是我们必须活下去!活下去才有希望!”布利赞同道:“是的!这不是我们现在可以对抗的力量,我们应该撤离!”“往哪里撤?这无数瓦伦丁先辈所捍卫的堡垒就要葬送在今天吗?”瓦伦丁激愤的锤击着墙壁。“去星月谷!保存实力,让能逃出来的人去星月谷!”“我们需要争取时间,岩浆快漫出来了。我去争取时间,弟弟!你和布利管家去协助克里斯他们撤离。我留下给你们争取时间!”“不,姐姐!我陪你一起留下!”“你应该知道,留下就是永远的留下……诺萨温特不能没有国王,瓦伦丁之名不能就此消失。弟弟!我为诺萨温特而战,为人民而战,为我们的姓氏而战,为了你而战!这是我的意义!而你!你的意义是需要活下去!将这一切告诉世人,去寻找打败它们的力量!当你归来时,你便是王!”说罢,塞拉握紧了永彻冰杖,深吸了口气,睁开的双眼充满着信念之光,大踏步走出箭塔。“姐姐~塞拉~”瓦伦丁在她的身后哭号......


“活下去,带着希望回来!”塞拉的眼角滑落了一滴泪,凝结成冰,落在诺萨温特城墙之上。


此时的城墙之上已溃不成军,烈酒军团运送着士兵去往较为安全的城外,风行者大军正在牵制巴洛克领主背上的巨虫,然而他们的人数已所剩无几。轻羽·德琳和冰闪在城西的塔楼上抵抗着毁灭者....无数的尸体已经堆叠至塔楼顶部,毫无情感的毁灭者踩着同类的尸体一波又一波的涌上去。罗萨在城东筑起了藤墙,和克里斯蒂安一起保护着受伤的士兵......


布利带领着瓦伦丁王子冲进指挥塔楼,奋力的击打巨鼓: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这是撤退的信号。布利招来两名烈酒军团的狮鹫火枪兵,命他们传话给各个活着的指挥官:“撤向星月谷!”另一边的冰闪和恶魔猎手找到了一个空隙,从塔楼斜侧突围了出来。岩浆已至内墙根,不多时,城墙就要坍塌。


寒风骤起!塞拉归位!重新回到塔楼上的塞拉在五名风行者的保护下用尽全力,将这城邦中的每一滴水、每一滴汗、甚至每一滴血都汇集到了火山口上方两百米处,史上最为壮观的寒冰球!巴洛克领主察觉到这异样的来源:塞拉!它低吼一声,举起巨剑向塞拉扫去!


“再见了!瓦伦丁!”塞拉杖头一压,寒冰球砸向熔岩。与此同时,巴洛克领主的巨剑横扫所经一切生灵和建筑后,击中了塞拉。巨大的力量,将塞拉的骨头击个粉碎,破碎的骨骼破体而出,断裂的肢体夹裹那件天蓝色的斗篷,喷涌着的鲜血和内脏飞向了城西…目睹这一切的瓦伦丁精神彻底崩溃,向着塞拉死去的方向长跪不起,布利已经无法分辨他的表情….


熔岩冻结了!巴洛克领主的四蹄也冰封在其中,无法动弹。塞拉用自己的生命,为所有人赢得了活下去的可能。


“谁说火光暖人心,谁话寒冰冷无情?青衣染血救英雄,永彻冰杖照希望。”——王国异闻录



大家好,我是安卓TAPTAP S61区的小米粒,喜欢游戏,热爱写作。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我的连载小说哈!感谢63区M打头的道尔出谋划策、辛苦校对。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23469.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