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瓣资源

整理比较全面丰富的资源

【头部主播】暧昧或深情第170章

xumeng0032020-09-2312


作者:张大仙 废可乐

文学指导:甲乙木

策划:张三 董方星


简介:曾是办公室小透明的荣羡机缘巧合之下,进入直播圈,成为一名职业电竞主播。酷爱游戏的他并没想到,直播江湖深似海。谁能真心以待,陪他一路披荆斩棘?又是谁,能不顾世俗之见,陪他一起笑傲江湖……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前情回顾:戳↓↓
第167章 重磅来袭
第168章 硝烟弥漫
第169章 也许动了心

第170章  暧昧或深情


1


一时之间,电光火石,天旋地转。

乐舞反应过来时,已经被刘琼压倒在沙发上。眼看刘琼的脸越来越低,越来越近,她不自觉闭上眼睛,等待,等待……却在两个人的嘴唇只差一毫米就触碰到的那一刻,闪电般的推开了刘琼。

刘琼猝不及防,被一把掀翻在地,爬将起来,一脸委屈看着乐舞:“你干嘛……”

乐舞坐起身,一本正经装傻:“我还想问呢,你要干嘛?

刘琼愣了愣,有些糊涂了,刚才那电流相通的瞬间难道是错觉?难道……有这种感觉的只有自己吗?“不、不好意思,我可能有点上头了。别在意,我这老毛病了,哈哈哈哈哈!”他尴尬地坐到对面。

乐舞若有所失:“原来刘少爷的作风是不开心的时候,逮谁亲谁啊?看来以后你心情不好的话,我得离你远点儿。

“……”刘琼道,“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无所谓啦,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你。没事就好。所以你姐回来,有没有问你这次带荣羡出去又闯祸的事儿?肯定怨你把荣羡带坏了吧?”乐舞努力转移话题。

刘琼还有些没缓冲过来,失魂落魄地摇摇头。

空气又恢复了死一般的宁静,让人呼吸困难。两人呆坐了一会儿,乐舞起身道:“对了,忘告诉你,我把直播时间调成下午了。我要去公司了。你肚子饿的话,冰箱里有做好的饭菜,放微波炉热一热就行。尽量别点外卖了,万一被发现我们俩……”说到这,两人对视一眼,乐舞回避目光,“总之现在就别再给大家添堵了。

刘琼倔强地抿着双唇,气势汹汹瞪着乐舞的背影,看她泰然自若换鞋,拿外套和包,转身微微一笑:“走啦!”他心中恨不得立刻冲上去,一把将她按在墙上,不管三七二十一,吻了再说!

本少爷看上的女人,哪个不是主动投怀送抱?你还敢推开我?

直到乐舞离开,门锁发出声音那一刻,他才意识到,自己只是脑补了一发白日梦,嘴角始终挂着温柔乖巧的微笑。

2


话分两头。荣羡自从回到A 城,满脑子只想着周易解约这事儿,像个脑残粉丝一样,在网上各种扒旧闻和小道消息,关注事态发展。

新闻都说,周易堕落了,骄傲了,开始摆谱了,不念东家恩情,又想攀高枝了……其实荣羡能隐隐察觉,周易只是太累了。

周易从小到大都太全能,把一切事情都处理地太干脆,太完美,以至于常常让人,包括荣羡也会忘了,其实他也只是一个普通人,有普通人的喜怒哀乐。打游戏这件事,有热衷的时候,也总会有厌倦的时候。

虽然周易没在任何一个地方说过类似的话,虽然官方总是致力于把周易打造成梦想的追逐者,可荣羡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是机场周易说自己已经解约时,眼里的那种解脱感。

随着解约言论的发表,随之而来的是各种品牌赞助商要起诉俱乐部,而俱乐部为了逃避赔偿责任,开始推卸责任,往周易身上泼脏水。周易的粉丝护主,跳出来和俱乐部对撕。电竞圈也因为周易解约的事,闹得鸡飞狗跳。

倒是周易这个当事人,从机场离开以后就人间蒸发了一般。荣羡主动发信息问好,他也没有回应。

荣羡因为担心他的事儿,反而把自己那些换汤不换药的八卦给淡忘了。随网上怎么覆雨翻云地带节奏,他只是到点儿直播,照旧跟大家讲讲段子,也顺便听听刚刚结束一轮考试的同学们在直播间各种吐苦水。

这么一来,日子倒算宁静。忽然抬头看一眼日历,竟然是程真回来的日子。他忙给程真发消息:“你回来了吗?

半晌,程真答:“提前回来了,一直在处理公司的事。

荣羡惊讶:“啊……”提前回来了,没联系他,刘琼也没告诉他,是因为美国之行不顺利?还是恼他HK之行,没有阻止刘琼闯祸?

程真又道:“晚上过去找你。

荣羡一看到这句话,激动地跳起来狠狠比划了一个“Yes”,仿佛中国队在世界杯舞台进了一粒球。

“我等你!”他颤抖地打字回复。

“好。我先忙了。

荣羡开心地转圈。然后停下来,正好面对着床。自从心美在这借住以后,她为了拓宽空间,把房东的旧床扔了,换了一个小单人床。虽然窄小,不过看起来价格也不太便宜,荣羡回来以后,便一直没舍得扔。

此时此刻,也不知道脑海闪过了什么念头,忽然觉得这床看起来非常小!非常乱!床单还非常丑!嗯……

荣羡一边想,一边麻利收拾起来。一把掀起床单,因为太粗暴而导致挂在床角的床单发出“嘶”的撕裂声时,荣羡忽然清醒了。

“天啦,我在想什么?”他羞得满脸通红。顿了顿,看看床单,看看床,嗯……那也得换。想到这,嘴角涌现一阵藏不住的得意。

扔掉旧床单,顺便去超市买新的。想起第一次见程真的时候,恰巧就是在她睡房……床单什么颜色来着?好像闪闪的……

“服务员,请问你们有那种床单吗?很闪,很高级的样子,看起来很素净,不过也不是那么清汤寡水的那种素净。

“小伙子,你到底要买什么?

“床单啊。

“喏,床单都在这,自己挑!

服务员很没好脸色地随意指了个方向。荣羡笑嘻嘻走过去,一抬头,看着满眼花红柳绿的大撞色,好后悔刚才的床单扔太快。

可惜没有如果。

荣羡换好全新的床单,看看正中央那朵鲜红的大玫瑰,只能自我催眠:“挺好挺好,多烂漫啊!省得再买花了。

再抬头环顾屋子,直播装备看起来太碍眼,要不暂时收一收?会不会显得意图太明显?算了,还是自然一点吧。程真不喜欢满屋男人的味道,是不是要点个香薰去去味?

……

……

……

好不容易拾掇到勉强满意的地步,荣羡发现早已累得浑身湿透。看看时间,离程真下班也不远了。嗯,接下来该拾掇拾掇自己了!

他吹着口哨,一边脱衣服,一边进卫生间。刚打开莲蓬头,就听敲门声响。心道不妙,怎么还提前来了呢?照了照镜子,只能匆忙在脸上糊弄一把,用水把乱七八糟的头发一把捋到脑后,弄了个大背头。套了一件干净T恤,迈着酷炫的步伐走到门口,故意压低声音问:“谁啊?”与此同时,还用手肘撑着墙,身体倾斜30°,摆出一个霸道总裁的撩人姿态。

“羡羡,是妈。”门外人答道。

荣羡手肘一哆嗦,整个人失去重心,颧骨狠狠撞在墙上。

“怎么了?羡羡,你没事吧?”母亲听见里面的动静,有些不安。

“没没没,没事!”荣羡顾不上手疼脸疼,一只手忙将头发薅回脑门前,另一只手开门。

父亲和母亲齐齐站在门口。两人提着大包小包,盯着荣羡一副不太敢相认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母亲道:“羡羡,你这头发怎么油成这样了?都贴脑门上了,是不是工作太累,没空洗啊?




未完待续。




如果你喜欢我的小说,点个支持一下!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22026.htm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