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瓣资源

整理比较全面丰富的资源

【头部主播】空中飞行第158章

xumeng0032020-09-2333

作者:张大仙 废可乐

文学指导:甲乙木

策划:张三 董方星


简介:曾是办公室小透明的荣羡机缘巧合之下,进入直播圈,成为一名职业电竞主播。酷爱游戏的他并没想到,直播江湖深似海。谁能真心以待,陪他一路披荆斩棘?又是谁,能不顾世俗之见,陪他一起笑傲江湖……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前情回顾:戳↓↓
第155章 偶尔慢下来也可以
第156章 所谓朋友
第157章 策划出游

第158章  空中飞行


1



刘琼本来要迁就荣羡,把出行方式改成高铁。荣羡一想,高铁本身人多眼杂加上刘琼还要包车厢,他们一群人出入车站,说不定就被认出来,不定又要惹出什么乱子,他便主动跟刘琼提,自己恐高只是开玩笑的。

刘琼一听,这才放开手脚,按照原计划进行。

一行人去了机场,得知乘坐的是刘家私人飞机,瞬间都傻眼了。只见那飞机舱内和一个豪华套间并无二致,穷尽想象地装饰之外,一切陆地该有的室内吃喝拉撒设施也都一应俱全。

除了刘琼,众人都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情不禁地东看看,西摸摸,还不忘各种拍照留念。

乐舞道:“我以前听过一个笑话,说有个乡下人第一次坐飞机,晕得厉害,飞机飞到半空中的时候,他跟空姐说,大姐行行好,停一停飞机,我想吐!那时候只觉得好笑,但是这个私人飞机,是不是真能说停就停呀?

刘少翻白眼道:“说你这女人没常识,飞机航线都是固定的,你瞎飞瞎停不跟在路上乱停车一个意思?也容易引起交通事故好吧!

乐舞琢磨了一会儿:“哦,也是……”

刘少摇摇头:“有空多看看新闻!

乐舞咬牙切齿道:“你吃我的喝我的住……”

后半句没说出来,就被隔着两个座位的刘琼飞过来一把捂住了嘴巴。

众人本来没注意两人对话,看到这一幕反而惊讶了。

刘琼尴尬一笑:“没事没事,你们继续参观。”接着唇语对乐舞警告道,“别乱说话,小心我把你丢下去!

乐舞“咿咿呀呀”加上眼睛出神入化地感情投入,仿佛对刘琼说:“等回去老娘再跟你算账!

刘琼心虚地松了手。

乐舞抹了抹嘴唇,啐一口道:“脏死了!三天没洗手吧!

刘琼还要抬杠,心美笑嘻嘻道:“刘少,你不会是喜欢乐舞姐吧?

刘琼瞠目结舌,吓得一个响嗝差点把自己给呛到,接着机械地否认:“哈哈哈哈哈,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一旁的乐舞却莫名脸红了。

心美推搡了荣羡一下,两人相视一笑,仿佛都看出点什么。

飞机平稳飞向HK,大家参观累了,便坐下吃吃喝喝。荣羡注意到谎言一直不合群地独自坐在角落里,静静看着窗外。

蓝天蓝得不像话,白云仿佛伸出去就能托在手掌心。

荣羡坐到他旁边,也看了一眼:“有那么好看吗?

谎言摘下一边的耳机:“我第一次坐飞机。

荣羡笑笑道:“我也是。

谎言说:“普通的飞机不知道环境怎么样,等我不做主播的时候,我想带我爸妈一块坐飞机到处去旅行。

荣羡道:“做主播也可以偶尔抽空呀。

谎言冷笑:“你能吗?

荣羡:“……”

谎言道:“工作的时候,我们永远觉得工作最大,父母总是摆在最后,不是吗?等我挣够了钱,我就不想工作了,带我爸妈周游世界去。一直旅行,就一直能像现在这样,只看到最美的风景。

荣羡听着谎言单纯如孩童一般的愿望,却不忍心说出任何反驳他的话。

他顺着谎言的目光向窗外看去,是啊,如果真的可以,他何尝不想无忧无虑地陪着父母周游世界呢。

最近发生这么多事,没有一件是他能和父母细说的。每次和他们通话,母亲都只能通过网上的只言片语加以夸张想象,觉得儿子每天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最近几次通话,母亲都会说:“羡羡,爸妈不缺钱,要不你换个工作吧?别这么辛苦了。”而父亲总会隔着话筒一段距离,用愤怒表达着父爱,“你让他干!看他能挺到几时!反正我们的老脸已经被他丢尽了!

他的委屈,担心,他想要的坚持,和梦想,每次拨通电话之前,都想和他们说几句。可每次听到父母那样的说辞之后,他只能把满心不甘化为一种倔强的负隅抵抗:“我没事!我很好!你们不要听风就是雨,每天在家里胡思乱想!

他们明明都是想保护彼此,让彼此过得好一点,不知道为什么,说出来的话总是让对方更伤心。

渐渐地,他们的通话越来越少,能交流的也越来越少。

这次出门旅行,他干脆用短信告知父母。而父母千言万语也只换成一句:“路上小心。”想到此处,荣羡忽然感觉一阵胸闷。

谎言刚要戴上耳机的时候,他说道:“如果这就是你的梦想,那就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吧。

谎言重新摘下耳机:“你说什么?

荣羡有些疑惑,明明自己就坐在谎言身边,说话的声音也不算太小。

谎言看出他眼中疑惑,微微一笑:“啊,没告诉你吗?我这只耳朵不太好,听力不稳定。

荣羡:“……!

谎言继续道:“我到哪儿都戴着耳机,万一听力不好,就可以让耳机背锅。

荣羡看着谎言故作无所谓的笑容,感受到的是心疼,和感同身受。他想告诉谎言,他的苦和累,他都能体会!因为和他一样,自己也有着不可告人的小秘密。他张了张嘴,却没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谎言侧头道:“我真害怕你刚才要安慰我。安慰……某种程度上说,就是同情。

谎言戴上耳机,扭头继续看窗外。

荣羡下意识揉了揉眼睛,仿佛那一刻,他的病症也跟着复发了。视线模糊中,刘琼过来拽了拽他的手:“仙仙,三缺一,来!

荣羡看过去,他们三人正在玩扑克:“斗地主不是刚好?

乐舞道:“打升级。这家伙不会斗地主!

说罢,乐舞和心美笑成一团。

刘琼嘟囔道:“不会斗地主有什么好笑的!我就爱打升级!仙仙,过来呀!

荣羡看了一眼牌桌,扑克上的数字都化作重影,让他更觉晕眩。他扶着脑袋道:“我有点晕,你们玩儿。

刘琼大惊:“啊?你不是说你恐高是骗我的吗?

荣羡呵呵一笑:“我说我恐高是骗你的这句话才是骗你的。

乐舞道:“那你关上遮光板,别往外看了。

心美也道:“要不睡一觉吧,睡着了可能好受点。

荣羡点点头:“那你们玩儿,我睡了。

刘琼无奈,只能在心美和乐舞的教导下,努力学着玩斗地主。因为死活记不住游戏规则,一会儿被两个女的嘲笑,一会儿跟她们吵着嚷着要重新来过,搞得热闹不已。

荣羡闭上眼睛,却仿佛越过身边的喧闹,在过往数十载的经历中穿梭。

因为他的出生,父母高兴不已。为了让他过好一点的生活,他们一家搬到南郡镇。父亲开了一家游戏厅,用挣到的第一桶金给家里置办了一套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房子。

游戏厅没落,父亲外出务工。母亲忙不过来,让他终于有机会接触到单纯热血的游戏世界。

父亲生意失败,欠下一屁股债。父亲开始寄希望于儿子身上,希望他改邪归正,鱼跃龙门。重压之下,形成了他与父亲的隔阂,和愈加堕落的报复快感。

长大一点,他才开始后悔,隐隐觉得自己对父母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为了洗脱自己的罪名,他骗自己,没错,就是热爱游戏,就要打游戏打到死,现实有什么乐趣!

面对心美的说教,他总是口是心非地应着。在他心里,心美不过是和父亲一样,想用爱来捆绑他,逼着他去满足他们自己的心愿。

直到那场车祸让他跌入谷底,他还在埋怨父亲。越是愧疚,埋怨越深。父亲带他去面试,两个人吃着一顿味同嚼蜡的昂贵西餐,那是他们父子之间爱与恨的交锋。

他离开南郡,独自来A城闯荡。他对父亲说:“从此以后,我的人生不需要你管。”他说:“没有你的指手画脚,我也能让自己混出个人样!

他能做什么呢?面试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没什么拿得出手的简历,唯一能吹嘘的只有游戏。他无视内心的自卑,傲娇地挺起胸膛说:“我游戏打得好!

命运的车轮就这样载着他,来到直播界,来到现在……

他豁然睁开眼,清醒得意识到一个自己早就察觉,却不愿意承认的事实——打游戏和做主播本身都非他的志向,他一直以来的志向就是做一个让父亲觉得骄傲的儿子,仅此而已。



未完待续。




如果你喜欢我的小说,点个支持一下!

本文链接:http://www.joqng.com/21970.html

刘琼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